作者简介:

    余雷:昆明学院教授,中国作协会员。创作研究方向为儿童文学。曾获冰心散文奖,冰心儿童图                               书奖,冰心新作奖、第20届台湾九歌现代少儿文学奖等。已出版儿童文学理论专著《儿童散文探论》、《让童年                         回到童年》,儿童文学作品“笨侠系列小说”(《独当一面》《十面埋伏》)“笨精灵系列”(《笨精灵有笨办法》《笨精灵卷土               重来》)《一桌月光》、《老师是个笨精灵》、《小小赶马人》、《眨眼密码》、《阿朗的桥》《失忆精灵》《跳舞的花盆》《风的名字叫后来》等。

 

《阿朗的桥》节选

永胜的坟已经长满青草,像是一个绿色的大草垛。阿朗在桥边捡到一块大桥安装时丢弃的废铁,他用锄头把这块废铁敲平,端正地插在永胜的坟前。每次到这里,阿朗都有说不完的话。

“永胜哥,汽车不戴铜铃。汽车有喇叭,藏在车头里,一按就响。那天有个司机跟我们要水喝,我给他喝了一竹筒水,他就让我进汽车的驾驶室去看看。他按那个喇叭给我听,桥刚好站在车头,听到喇叭响,以为妖怪来了,吓得扭头就跑。笑死我了,哈哈。永胜,喇叭的声音太响了,比一百个,不,一千个铜铃都响。要是现在换我死,让你起来听一回我也愿意……”

“哼,永胜现在要是爬起来先吓死你。”身后传来宗涛的声音。

阿朗不好意思地回头看着宗涛,“宗涛大叔,我说着玩呢。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宗涛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他没有回答阿朗的问题,“你们真会找地方,这里能看到整座大桥,风水不错啊。”

“彪叔选的地方。永胜哥是在惠通桥头咽气的,彪叔说要让永胜哥能看到惠通桥……”

宗涛不等阿朗说完就挥了挥手,“好了,快回去干活吧。今天有三个人请假赶街去了。人手少,你得多干点儿。”

阿朗答应着,带着桥刚要走,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从空中传来,像是有千万只马蜂呼啸而来,不,比千万只马蜂的声音还要响。阿朗抬起头,看到远处的天空中有一群奇怪的鸟儿,它们每三只排成一排,急速向这边飞来。

宗涛扑过来,把阿朗扑到在地,“卧倒!飞机来了!”

阿朗趴在地上,偷偷侧头向天上看去。阳光下,飞机银色的翅膀亮得耀眼。飞机经过头顶时,隆隆的声音震得阿朗心里发慌,他大声问宗涛:“宗涛大叔,飞机是来干什么的?”

宗涛神色紧张地说:“飞机是日本人的,他们要炸桥。”

阿朗忽地站了起来,“不能让他们炸!我们快去告诉守桥的人!”

就在这时,一颗炸弹在他们附近爆炸了。爆炸时产生的巨大声浪将阿朗推到在地,泥土和草屑落了他满身,阿朗吓得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桥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对着天空汪汪大叫,无论阿朗怎么喊,它也不肯停下来。

飞机在空中不断地盘旋,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让桥不知所措地到处乱窜,阿朗趁它跑过自己身边时抓住了它。桥惊恐地伸着舌头,浑身发抖。

阿朗轻声念叨着:“千万不要把桥炸断,千万不要把桥炸断。没有了桥,汽车过不去,马帮也不会从这里走,我就找不到阿爸……”

爆炸声终于停止了,飞机轰鸣着飞走了。宗涛朝阿朗爬了过来,“你没事吧?”

阿朗摇摇头,紧张地问:“我没事。桥被他们炸塌了吗?”

宗涛说:“不知道。不过这桥牢实着呢。哪里是随便就可以炸塌的。”

阿朗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想不到小日本那么快就打过来了。宗涛大叔,你真厉害,日本飞机才过来你就知道他们要炸桥。”

宗涛勉强笑了一下,“我哪里知道他们要炸桥,乱猜的。日本飞机走了,我们也快回去吧。”

阿朗站起身,看到惠通桥上冒起了滚滚浓烟,“糟了,大桥被炸了!”

“我们快去看看。”宗涛拉着阿朗向山下跑去。

大桥不能通行,路边停了很多汽车。司机们有的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有的独自一人在驾驶室里抽烟。

有一间房子被炸弹炸倒了。爆炸引发的大火将周围的山石烧得漆黑一片。原来一人多高的屋子现在变成了一堆冒着浓烟的杂物,有人蹲在火堆旁嘤嘤地哭。

惠通桥头一片混乱,到处是哭喊声和咒骂声。守卫大桥的士兵有的在抬伤员,有的在忙着扑火。许多附近的人也赶来帮忙,桥上的大火很快被扑灭了。

阿朗和宗涛走到桥头的时候,一个守桥的小个子士兵拦住了他们,“桥上被炸了两个大洞,现在在抢修,不能过去。”

阿朗瞪大了眼睛,“你是说桥断了吗?”

“瞎说!”小个子士兵瞪了他一眼,“是被炸了两个洞,没有断。

“什么时候能修好?我们住在对面。”宗涛问。

小个子士兵摇摇头,“现在还不知道。我们会尽快修。狗日的小日本,知道我们从这里运军火运物资打他们,就想把桥炸断。”

有几个司机围过来问小个子士兵:“听说今天有人被炸死了。是真的吗?”

小个子士兵恨恨地说:“是!死的几个人都是在桥上检修的技工。不要脸的小日本,有本事来跟我们当兵的拼刺刀,只敢打老百姓。”

阿朗问:“我们是护路队的,可以帮忙修桥吗?”

小个子士兵说:“刚才有人说需要人搬运修桥的物资,你可以吗?”

阿朗还没有说话,一个司机说:“我们可以!我们南洋机工从南洋回来就是为了抗日的。”

小个子士兵说:“我去问问。”

阿朗拉住宗涛的手,“宗涛大叔,我们也去。”

“嗯。”宗涛干巴巴地答应了一声。

这个夜晚,惠通桥上灯火通明,阿朗和护路队的人一起参加了大桥的修复工作。阿朗和几个司机一起搬运修补桥面和吊索的材料,和许多人一样,他们都忙得顾不上吃饭。护桥队的炊事员把饭菜送到工地上,也没有人愿意停下来吃一口。

一连干了几个小时,大桥终于修复通车了。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