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中国舞蹈创作高级研修班”综述

——兼谈今后云南舞蹈创作应把握的趋向

发布时间:2014年7月8日 作者:疆 嘎  来源:云南文艺网

 

 

率先开讲的是青年知名编导王舸,王舸:四川自贡人,早年毕业于四川省舞蹈学院、曾供职于厦门歌舞团、厦门小白鹭艺术团,后考入北京舞蹈学院民间舞系教育专业、毕业后分至北京歌舞团,现在是自由编导,国家一级导演,代表性舞蹈创作有《中国妈妈》、《父亲》、《汉宫秋月》、《凤悲鸣》,舞剧作品有:舞剧《骑楼晚风》、《徽班》、《东厢记》、《红高粱》等。王舸导演把他自己创作的舞蹈剧目《汉宫秋月》、《凤悲鸣》及舞剧《红高粱》拿出来作为案列,掰开揉碎、深入浅出的与研讨班的全体学员分享在创作中的体会与创作经历。


   
王舸导演谈到:

1)舞蹈《汉宫秋月》的题材选择就是根据他在朋友处看到的一幅画、一个宫廷中的人物形象画,王舸导演看到这幅画后,很有感触,于是就根据这幅画的人物创作了一个独舞的概念,在舞蹈中编导就用简单的动律让宫女用扫地这样的生活动作来抓住人物特征,惆怅的时候慢扫,焦虑的时候快扫,用扫地的动律与速率表现宫内人物内心愤怒与喜悦、孤寂和苦闷的悲苦人生,表达人性的压抑和对深宫大院也就是强权的申诉。 

 

《汉宫秋月》其立意深度是站在人性的角度看待旧世宫廷女性的哀怨、生与死的宿命、青春逝去后的回望。深宫大院高墙之下埋葬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是那个时代那样人物的生命挽歌。这是那个时代特定的社会制度与社会环境所致,她们所受到的不仅是精神情感的禁锢,还有世俗伦理观念的束缚和压制,导演在剧目中设置了群舞部分,而群舞部分的设置,完全就是主角也就是宫女那个人物的内心独白,它们营造的是世俗、是深宫大院、是那个体制,群舞的服饰没有采用华丽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色色调,营造出城墙的感觉,具有明显的象征意义。群舞时而是宫女这个人物的内心独白,那些流言蜚语;时而是景物,那寂寞梧桐深院;时而又装置化,似那矗立的高耸城墙。 在《汉宫秋月》中编导用敏锐的观察力与超常的捕捉力和表现手段,在舞蹈中将角色内心世界外化,人物内心世界拿捏得准确,人物形象塑造的活灵活现,成功的塑造了一个老宫女的艺术形象,淋漓尽致地展现老宫女“深宫哀怨”的人物性格、人物特征与情绪。

 

2)舞蹈《凤悲鸣》这个题材是改编著名作家巴金的小说《家》,小说原著《家》是一个大部头文学作品,要将这样的具有宏大叙事和内涵丰富的小说改编成一个几分钟的小舞蹈,还要做到艺术与思想的高度统一,其难度可想而知,。《凤悲鸣》这个舞蹈更像是一部小舞剧,人生百态皆在其中。《凤悲鸣》抓住了鸣风这个婢女也就是女主角的悲悯人生,将鸣凤内心渴望爱情却又不敢表达出来的无奈诠释得淋漓尽致。把人物、故事、情节三者凝聚在一起,王舸在创作中用简洁的动作和调度结合色彩创造了崭新的舞台形象,利用群舞与独舞的关系,把群舞的调度装置化,时而具象时而抽象,写意与写实相结合来烘托主角鸣凤的悲悯世界。群舞有时是呈现一个时代的世俗世界,偶尔又变为一个大院的芸芸众生,有时候更是一个四平八稳的方圆规矩,她表现了对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那个家族对青春的压抑和生命的压迫,导演还利用服饰的色彩来呈现具有非常鲜明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效果。舞蹈通过鸣凤短暂的一生,把鸣凤这个人物对于美好爱情的憧憬,对于走出高墙大院的渴望表现的惟妙惟肖。鸣凤的人生及恋爱悲剧,其根源都在于她大胆追求爱情,对婚姻的愿望与封建礼教以及封建专制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是旧式的家族所代表的专制制度,扼杀了他们的幸福和生命,揭露了封建专制制度的罪恶,撕开了在温情关系掩盖下的大家庭的勾心斗角,暴露了所谓“诗礼传家”的封建大家庭的荒谬无耻,也描写了被新思潮唤醒的一代青年的觉醒和反抗,从而宣告了这个封建大家庭必然崩溃的命运,使整个舞蹈呈现出了“把美好的生活与事物毁灭给人看”的悲剧效果。导演充分把握了对美没有充分表达,那毁灭也就缺乏力量的充分对比,他通过这样的冲突与比对,使观者感受到了对弱小的足够同情和对黑暗的强烈愤慨。而王舸导演通过鸣凤这个人物的千回百转的演绎给予了人性的充分表达、对于美好的彻底毁灭,使鸣凤完全成为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悲剧!这是那个时代的特征使然,也是鸣凤的悲惨人生,作者的这个表达方式完全是以点带面,小中见大来体现时代感与现实性!

 

3)在舞剧《红高粱》剧目里,通过舞蹈编导、音乐呈现、舞美设计、灯光构图、精心复现了莫言小说中构造的色彩世界,舞台画面非常具有视觉冲击力,写意的巨大酒缸、如火般的金属质感的红高粱、日寇的旗子与炙热汽车探照灯,舞台灯光色彩或斑斓明亮或压抑凝重,颜色、质感、时空的运用娴熟通透,明亮时如阳光般眩目,凝重中光色染满舞台,在剧目情节的起承转合中承上启下。编导在塑造人物特征的时候用很多细腻的动作来刻画呈现人物形象与性格,体现人物的质感。当剧目在箫与埙织就的厚重肃穆的音乐背景中启幕,女主角九儿心怀待嫁的憧憬裁剪嫁衣,意向化的红绸代表了出嫁的轿子,反扣的酒碗形成了出嫁的路,在被他爹以一头驴的价格卖给了麻风掌柜以后的拼死,婚姻不如意发生的与我爷爷的爱恋情缘,舞剧中所有的表达都完全用舞蹈化的肢体语言来表现浓烈的情感。我爷爷的张狂与桀骜不驯、我奶奶的内敛和华丽驯服、罗汉大哥在等待出酒时的祭祀与形式感仪式化的男子舞蹈……,这里表达的不仅仅是私情、还有爱情、有亲情,更有民族大义,甚至还包括最原始的生命力、男人、女人与土地、生活的情感!整部剧目在一种神秘的色彩中歌颂了人性与蓬勃旺盛的生命力、赞美生命的张力及呈现那个时代,那个地方,那群人不屈的精神是舞剧的核心思想,通过人物个性的塑造来发出那个时代的呐喊,用生当如高粱,死当如烈酒的豪迈气势来赞美生命,赞美生命中那种喷薄而出的勃勃生机、赞美生命的自由、不屈与舒展。舞剧也正是应了创作者纯粹,高扬着忘我的境界。《红高粱》这部作品真正做到了认识清楚、表达深刻、包装绚丽、表演丰满,是目前整个舞剧市场的上乘之作。 

 

    透过这几个舞蹈、舞剧的解构、刨析、总结王舸导演在研修班上的讲授,他主要强调了:在舞蹈或舞剧的编排创作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人人心中有,下笔皆从无的境遇,在这种时刻首先要捕捉人物形象的特征,哪怕他是具有在创作中往往会出现偶然性的发现,要充满感性的去创作,更要理性的去审视自己的作品,要学会并善于扬弃一些感性时候的创作,要抓住剧目的核心思想以及准确的表达方式,确定舞蹈语汇风格、动作罗列方式、生活中的动作人物化处理,那就要求演员的表演要做到生动、深刻。还有就是深层次的思想表达,要善于洞察人性的深度,要加强美学的高度,要注重精神追求和真实的感悟。导演认为在目前的国内舞蹈创作领域中,缺少对作品思想性和艺术性的追求,这是大多数编导的问题。现在的舞蹈作品过于强调空洞的舞蹈形式,流于表面的情感表达,忽略作品本身的“艺术深度”。舞蹈虽然在表现形式上有自身的局限性或者说是独特性,但还是应该追求他的故事性与有效凝练的叙述。作品要有回味与留白感,也就是作品的思想及价值,要注重编导自身的表达,作品的艺术性、舞台呈现的艺术美都不能被忽略,希望强调养眼的同时更要养心,要用好的艺术品质去引导和培养观众品质,以达到舞蹈艺术的繁荣与发展!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