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白族作曲家杨明作曲歌曲的文学性和民族性

——白族作曲家杨明作曲歌曲选《红土情》CD专辑读后
 

发布时间:2014年7月8日 作者:金鸿为  来源:云南文艺网

 

 

(二)多彩的图画性手法
    以情带景,画里有话,是诗歌和歌词创造意境、抒发情感的基本方法和有效手段。好的诗词和歌曲,都应当具有鲜明的图画性。思想性、文学性,都应当用图画性表达,才堪称艺术。“诗堪入画方称妙,”歌曲入画更动人。笔者推测,杨明在作曲时脑海里充满与歌词相关的画面,如同歌者演唱时的潜台词支配着横隔膜。这种以情带景,是一种创造性的情绪劳动,有时借助歌词具备的形象思维,有时则需要作曲家创意、构图、设计。例如:《香格里拉——我的高原我的家》(陈士可词)。歌词诗意画意,美仑美奂。
“金子铺成的草原是我的家,/ 丰收的土地上开满金色的花,/ 金鸟只爱美丽的金花,/ 我爱我的香格里拉。// 白银堆成的雪山是我的家,/ 高高的神山上开满了银色的花。/ 银雀只爱飞翔在雪山,/ 我爱我的香格里拉。// 碧玉洒满的玉湖是我的家。/ 翠绿的玉湖畔长满了玉树玉花。/ 玉鸟只爱歇息在玉树上,/ 我爱我的香格里拉。// 亚拉索,/ 香格里拉我的高原我的家。/ 走过千年万载,/ 走遍海角天涯,/ 找不到比你更美的家。”
    歌词的意境深深打动了杨明,他的心像草原上的金鸟依恋着格桑梅朵,像雪山上飞翔的银雀装点着蓝天白云,像玉树玉花厮守着玉湖的清波……于是,一幅长卷油画在胸。透过旋律,我看见哈巴雪山下的依拉草原,像孔雀展开的羽屏,细碎的邦锦花像羽屏上的宝石;如黛如镜的碧塔海,唱着动人的情歌;金色的硕都湖畔,一匹老马吃着嫩草;纳帕海边,放牦牛的小卓玛放飞天籁般的藏歌,流云一样飘逸,鹰笛一般缥缈……余音绕梁,不绝于耳。需要说明的是,杨明创作这首歌曲时还不曾到过香格里拉(原中甸县),凭着间接的积累就写出这般佳作。他在没去苗族地区采风之前,还写出一首优秀的苗族歌曲《苗家姑娘过山来》(金鸿为词),图画性手法同样鲜明,诗情画意流光溢彩。
“手儿搭在嘴边,/ 就把太阳喊出来;/ 背箩搭在肩上,/ 就把霞光背过来;/ 嘴角写着微笑,/ 脸上写着期待;/ 过山的姑娘不露面,/ 只把山歌丢过来。// 裙摆轻轻一抖,/ 就把彩云牵过来;/ 手镯叮叮响也,/ 就把山泉引过来;/ 眼里流出喜悦,/ 头上鲜花盛开;/ 刺梨花儿开满山,/ 苗家姑娘过山来!”杨明以苗族的“飞歌”为基调,融合现代元素和个人感悟,描绘出一群苗家姑娘过山的场景,栩栩如生,如在眼前。仿佛对苗家姑娘的身姿倩影、目光表情、肢体语言和心灵状态,均有逼真的刻划、生动的描写。叮咚的山泉、清脆的笑声,生动了苗山的霞光。姑娘的衣裙如彩云片片,牵动着山风,轻盈地飘过山垭。乡音乡情的山曲,装点着刺梨花一样动人的姑娘,感动着苗山的早晨。全曲有一种流动的画面美,组接着一幅幅山景,传达着时空的转换,像山风把花香播向远方……
    三、杨明歌曲的民族性
    杨明歌曲的诗歌性、图画性浑然一体,或同时出现,或交替使用,如同艺术的理念都是跨界的、兼容的、互动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在以上手法的使用中,往往是并用或组合的。这就说明了一个道理:只懂音乐的人,可能是不懂音乐的。杨明歌曲创作的文学性,是植根于民族音乐土壤之上的,民族性是一切艺术的灵魂。笔者以为,民族性是对故乡对祖国优秀传统文化高度的认同认知,以及演绎和创新,它体现作者对祖先祖地祖国强烈的归属感和使命感。艺术是民族的艺术,民族是艺术的母亲,民族分娩了艺术,艺术滋养了民族。因此,民族的并且优秀的,才可能是艺术的;民族的、艺术的、先进的,才可能是世界的。杨明的《红土情》专辑就是一个例证。关于杨明创作歌曲的民族性内涵,通过笔者对《红土情》专辑的反复赏析,现作肤浅分析如下,与读者商榷。
    (一)《红土情》新版专辑的绝大部份作品,是以中国传统的“五声调式”、“六声调式”为灵魂,以云南少数民族音乐元素为鲜明标识,同时融入外来音乐元素和时代气息,彰显地域文化特色的原创歌曲。《红土情》新版的两张歌碟,含彝族、白族、傣族、苗族、藏族、佤族、汉族、瑶族、普米族、纳西族、蒙古族等十多个民族题材的创作歌曲,这些民族几乎都是云南的土著民族。其中,白族、傣族、佤族、普米族、纳西族属云南独有的十五个少数民族范围。歌曲的民族性,首先看它的旋律是否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和民族音乐特色。《红土情》中的作品绝大多数是形神兼备的民族歌曲。具体表现在:1.歌曲的音乐主题是以少数民族民歌特有的音调或元素为基调和灵魂的,彰显出清新别致的民族特色。据杨明介绍,他的每一首歌曲的音乐主题都是追求极致和符号的,与别人的歌曲没有近似,更不会雷同,是不会被淹没的。杨明自1960年开始音乐创作时,即开始研究中国56个民族的音乐,有广泛和深厚的阅读,且主编过《云南原生态民歌选》和《云南百年原创歌曲精选》,作为一个资深作曲家和编辑家,想必是通过大量的参照和对比,才认定自己的作品具有符号特征的。2.这些歌曲都是以彰显旋律魅力作为创作的主要动机,而旋律动机和旋律魅力,是中国音乐的鲜明特征。3.这些歌曲的歌词,几乎都是为云南所有或特有的少数民族而精心创作的,生动地反映了云南部分少数民族的现代生活,抑或是揭示这些民族的心灵状态和心路历程,展现了多姿多彩的少数民族的精神风貌,与歌曲融为一体,铺展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风情画,富有“纯民族歌曲”的特色。可以理解为精心为少数民族量身定做的歌曲。近年来,从主流媒体来看,专门为少数民族打造的原创歌曲不多,但歌坛十分需要。特别是《卖杨梅》、《凉山的月亮》等富于彝族特色又充满现代气息的歌曲,大约只有云南的音乐创作才能大量出现。
    (二)中国民族音乐的精髓在西部,西部的精华在云南。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原创音乐要改变、要革命、要创新,离开我云南元素就玩不转。这是因为,云南的少数民族有25个,将近占了56个民族的一半,且云南的少数民族支系众多、元素丰富,云南不只是文化资源的富矿,并且是宝地和海洋。然而,由于云南音乐的符号鲜明,风格别致,演唱难度和创作难度都很大,基于民族性和艺术性的客观标准,迄今还没有哪位作曲家写到20个民族。虽然听说有人写全了56个民族的歌词歌曲,想必其中有些儿戏。杨明写了云南民族的十几个品种,且均达到较高的艺术品位,这在云南也是突出的,可喜的。
    (三)《红土情》中一些“泛民族”的歌曲尤为出色。例如《中华是母亲》,这是为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体育运动会创作的歌曲,采用了多民族的音乐元素,充分发挥了技法多样的特长,受到组委会的好评。又如:《红土情》一歌,他也没有以某一民族的元素为主调,而是融汇了多个民族的元素,并且采用了中国戏曲的某些表现手法,展现出音乐的张力,是他“泛民族”歌曲中重要的代表作之一。
    (四)美声歌曲中体现出外国的民族性。例如:《再见》。全曲几乎没有出现鲜明的中国元素,而充满了欧洲古典音乐的抒情色彩和浪漫情怀,可能是借鉴意大利的元素创作的,属于欧洲民族性的歌曲。
    (五)北方汉族民歌元素的抒情歌曲。近年来,他着力于歌路的开拓,写了一些云南题材之外的作品。例如《父亲,我要谢谢你》。给人的听觉是西北和中原汉族民歌风格的歌曲,使他的创作风格“一反常态”,拓宽了题材,风格上也更加多面,展现出更强劲的创作实力。同时,他在创作理念上也更加多元,与多元化社会的进程是步调一致的。
    (六)浓郁的感恩情怀,体现民族文化的精髓。《红土情》新版的作品,从题材上看,体现出作者感恩父母、感恩民族、感恩故乡、感恩祖国的高尚情怀。感恩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是具有普世性的先进文化。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为了感恩而生存和奋斗终生。艺术是天使的事业,艺术家的生命不只属于祖国,更属于世界,艺术家的天职是继承传统、开拓未来、教化四方、激励后人,这份天职是建立在感恩思想基础上的。杨明的民族情怀也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的:一是“一方水土一方歌。”杨明是昆明人,祖籍大理,云南多彩的民族文化的濡染,让他从小走惯了家乡的山路,唱惯了家乡的山歌。氛围的熏陶,使他把热爱民族文化成为生活习惯,如同使用家乡的方言,爱吃家乡的饮食。二是杨明是云南独有民族的白族人,眷恋故乡是一种遗传和本能。三是他从小喜爱音乐,自学二胡。二胡是极具中国传统音乐特色、旋律性超强的乐器,成就了我国一大批作曲家。四是杨明创作伊始,就明确地把民族音乐作为文化定位的。这种主动和自觉,是一种文化自信,是一种信仰和坚守。每一个中国人都有民族文化的先天基因,表现为语言和生活习惯,但要坚持传统文化的审美观,价值观,人生观并非容易。时下,有些少数民族艺术家认为:民族性是艺术性的克星,也代表了多元文化的一个元素或者方面。
    (七)《红土情》是原生音乐发展的民族性歌曲。传统的少数民族民歌,是金碧辉煌的宫殿。然而,不是每一颗宝石都那么光鲜如初,璀璨夺目。有的原生民歌,在产生的年代是优秀的,随着岁月更叠也会人老珠黄,或者不合时宜。我们不否认民歌皇后李怀秀的“海菜腔”震惊金色大厅和整个世界,是世界民歌的极品。随着时代的发展,原生民歌需要涅槃,于是产生了原创歌曲。杨明的《红土情》说明,音乐的生命在于不断创新,彰显个性。这些作品是植根于民族文化沃土上的鲜花,是耕耘播种的结果。而不是移栽的。例如:《八街调》的改编,其中包括了大量创作成份,传达了作者清新的理念。
    (八)家国一体,故乡情怀是爱国情怀的主要表现形式。艺术家可以像小鸟一样飞得很高,也飞得很远,但他的灵魂和韵律总是落在故乡的土地上。故乡不是天宫的琼楼玉宇,更不是虚幻的海市蜃楼,它是植根于960万平方公里大地上的美丽家园和青山绿水。《红土情》的作品都体现出这种植根点和接地气的特征,民族地,艺术地表达了主旋律的创作思想。对故乡的热爱就是爱国情怀,家乡的每一寸土地都是祖国。杨明歌曲的民族性渗透于他的创作理念和方法。

 

首页 [1] [2] [3] [4] [5]尾页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