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白族作曲家杨明作曲歌曲的文学性和民族性

——白族作曲家杨明作曲歌曲选《红土情》CD专辑读后
 

发布时间:2014年7月8日 作者:金鸿为  来源:云南文艺网

 

 


    四、杨明独特的歌曲创作理念和创作方法
    杨明说,他通过对中外音乐的悉心研究,特别是于上世纪80年代末,由东川市歌舞团调至省文化馆《云岭歌声》担任歌曲编辑后,由于接触各地来稿,悟出这样一个道理:大凡有成就的音乐家,他的创作理念和方法一定是与众不同,不同凡响的;同时也惊喜地发现,他自身拥有的歌曲创作理念和创作方法均为十分独到,也许看来平平常常,普普通通,实乃举一反三,独一无二。然而,由于他宁静淡泊,与世无争,力图用自己满意的作品准确地诠释个人的独到理念和方法,从未向媒体和任何人作一披露。然而,让读者与听众完整地读懂属于自己的理念和别人陌生的一种方法和一种表达,又谈何容易啊。可以说:别人能理解的只是一些皮毛,对我整个理论体系的印象,一定是大打折扣的。因此,不论自己如何淡定,不图虚名,最终还是要充分阐释,有助于读者对《红土情》的深层感悟,深度理解,加深认识,以及准确评述,给音乐理论家,评论家提供更多的切入点和路标。
    (一)杨明独特的歌曲创作理念
    1.“曲为歌魂”,以优秀旋律改变歌词的单一性,使歌曲在艺术和思想内涵上异常多元丰富。“曲为歌魂”,这是中外音乐界亘古不变的共识,没有好的旋律,歌词不能起飞,歌曲就不可能传唱,更不可能传世。这是因为:(1)音乐不只是歌曲的载体和腾飞的翅膀,旋律和节奏以及织体对思想内涵和艺术内涵的表现力是非常多元和无疆无界的。通过他近60年对诗词的潜心研读发现,诗词一般只有一个构思、一个主题、一个意境、一个手法,内涵都表现为单一形态。例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欢乐女神,圣洁美丽,灿烂光芒照大地”,“多想向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等等,思想和艺术线条均表现为一条主线,语言又是那么直白,缺少含蓄,包括他的《红土情》专辑的新版和老版,所选用的歌词虽然优秀清新,诗意盎然,也是直线到达终点的。因此,音乐的多元性魅力,构成了歌曲的灵魂、躯体、形象和精神。因此,有一些不咋的歌词,甚至算不上歌词的所谓歌词,一旦遇上一个好的曲子也就十分完美了。一曲遮百丑,是勿庸置疑的事实,没有人否认的。(2)歌曲主要靠旋律表达思想,揭示内容。当我们听到歌曲《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长江之歌》、《走进新时代》时无一不为乐曲的魅力所打动,而不会想到它们原本无歌词。吕其明的《红旗颂》、李焕之的《节日序曲》,聂耳的《翠湖春晓》,秦咏诚的《海燕》都没有出现歌词,你会认为不优美么?很多交响乐作品甚至没有一句歌词,你会认为柴可夫斯基的《悲怆》,约翰内斯•勃拉姆斯的《C小调第一交响曲•作品68号》等经典作品,必须出现歌词和配唱么?(3)歌词对思想和艺术内涵的承载量很小,而音乐的承载量包容量无限。他谱写的歌曲,既要承载和包容歌词的意境和内涵,更要彰显自创意境多线条的内涵,以及多主题的思想境界。即在一个乐句中传达多元意境,可以理解为“意境重叠”,而同时解读为主题的“思想交汇”和深刻哲理。杨明是学中国文学的,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并以优异成绩毕业于这一艺术圣殿的。因此,他总是以哲学的,唯物辨证法的观点和独特视角审视中外音乐的,每每在歌曲创作中自然而不自觉地抒发出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哲理情怀,从而彰显艺术内涵的大气场、大境界,并以此区别与其他作曲家的创作理念在本质上的不同,同时也让读者看到作曲家的精神和气场。(4)音乐是解读歌词意境的金钥匙,必须说深说透,毫无保留。歌词的含蓄性是很难完全读懂的。例如,他作词的《红土情》不仅渗透着音韵美、语言美、哲理美,并且弥漫着十分浓郁的意境美;他自幼吟读唐诗宋词,后任二胡演奏员,即开始对声乐表演的研究,经常和演员切磋发声和演唱技巧问题。他认为,对那些晦涩难懂的歌词,要花大力气用音乐解读和诠释,不留任何疑点。在此基础上,拓展作者自身对艺术与人生的多元文化理解,延伸出几个以上的思想主题,和更多线条的意境创造。他往往将歌曲内涵的单一表达视为败笔,而是如同交响诗一样呈立体状地承载更多的审美线条,让读者在一件作品中得到多件作品的感受,这就需要用乘法的手段,添加尽量多的思想火花和艺术色彩。这就说明作曲家的艺术修养明显高于词作家和诗人,甚至比歌唱家和声乐教授还要高出半筹。词家诗人不需要或者不太需要懂得音乐,而作曲家必须精通文学与声乐,需要博览群书、满腹经纶、视野开阔、境界超凡。诚然,没有在音乐院校深造经历的作曲家,也是很难写出优秀歌曲的。
    2.作曲家必须具备超强的作曲能力和高端的作曲技法。艺术是一种大众文化,也是一种特殊技能,是特殊人才才能掌握的一种或者一套技术。原创歌曲的艺术品位,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作曲家的理论深度和技术功能;拥有过硬的技术,才能写出优美的旋律。杨明早年虽任歌舞剧团二胡演奏员,兼作曲、指挥等职,但毕竟设有读过音乐院校。原创歌曲如同诗词一样,是单线结构、平面思维、一气呵成的,品位不是很高的舞台歌曲。1982年考入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师从张肖虎、屠冶九,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在曲式、和声、复调、配器的雄厚功底上,在创作歌曲思维上完全进入了多声部、多线条、立体化、交响化状态,在作曲技法上积淀深厚、套路繁多。通过在音乐学院的深造,艺术创作的精品意识油然而生,那就是写出不仅传唱并且传世的精品歌曲,《卖杨梅》就是那一时期在北京诞生的,在中国音乐学院影响很大,辑入声乐教材,并且唱响京城,同学们都称他是“卖杨梅”的。
    3.尊重生活,锐意创新。艺术高于生活,反映生活。杨明在东川市歌舞团工作近30年时间,积累了大量生活资料。他经常到矿山和下乡演出采风,深入基层群众的生活。杨明力求拓展创作题材,增加民族品种。然而,限于条件,异地采风的机会少之又少,云南大部份民族地区迄今尚未涉足。他借助民族元素和间接地生活了解,大胆地、成功地创作了蒙古族歌曲《忘不了草原一片情》、瑶族歌曲《瑶山秋歌》、佤族歌曲《阿哥吹响葫芦丝》、《爱在佤山》,藏族歌曲《卓玛的故乡》、《相会在花季》、《香格里拉—我的高原我的家》……以上民族地区,至今他也没有到过,为什么竟写得如此成功?他的回答是,得益于东川这一片弥漫着民族文化的土地,给了他很多灵感,也给他切肤的民族生活感悟。一个作曲家,不能因为生活局限,而局限了自己的创作思路和创作题材,既要尊重生活,又要勇于创新,是杨明成功的一条经验。因此,他的创作题材丰富宽广。
    4.彰显民族特色,凸显个人风格。《红土情》新版CD,包容了云南的十几个民族题材,有彝族、白族、傣族、苗族、瑶族、藏族、佤族、蒙古族、纳西族、普米族和汉族。能够创作这么多的品种,在云南也算多了。这属不易。其中,男高音歌曲《再见》,仿佛一首意大利歌曲,置于其中似乎不尽协调,但又异常鲜亮。据杨明说,他是刻意用欧洲音乐元素创作的,因为欧洲原素也是民歌元素,彰显了别种民族特色,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音乐是没有国界的,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写外国歌曲呢?只要是民族的,还分哪个国家哪个民族么?如果有那么一天,意大利或者欧洲某个国家来对号入座,认为这首作品属于他的国家的音乐范畴,这首作品岂不是走向世界了吗?作曲家不但要研究本土、本国的民族音乐,更要关注国际的民族音乐,我研究欧洲的古典音乐和歌剧、交响乐作品已达数十年,获益匪浅。《红土情》CD老版和新版的全国发行,就是有力的诠释和注解。假如没有外国音乐的支撑,我又怎么能够把云南的民族歌曲写得那么活灵活现,形神兼备,栩栩如生呢?作曲家一定要开阔视野,不受本土音乐的拘泥。
    5.借助个人经历,写出优秀歌曲。“经历是一种财富”。杨明说他的经历是一种特殊财富,虽然他一生也历经坎坷,饱经沧桑,却是不能复制的、令人宽慰以至令人钦羡的一种人生之旅。一是他兼有文学和音乐学历,特别是被称为艺术圣殿的中国音乐学院。双学历双学位,让他的作品使文学和艺术联姻,融合为令他自己都无法预料的人文张力和艺术张力,也包括人性和视觉的冲击力,青青无悔!坎坷泥泞,也是刻骨铭心的。十年动乱,由于“臭老九”的身份,让豆蔻年华惨遭揉躏……“关键词”是他的“才华”带给他一路凄风苦雨。然而,他的作品均表现出苦难使他更加坚强更加淡定更加自信的力度,同时也更加智慧的一种姿态和百折不回的一种坚守;一个才华超群的艺术家,会拥有更多的自信和刚毅。
    6.杨明原创歌曲的多元化内涵,将成为未来歌坛,审美价值取向。杨明自幼酷爱文学和音乐擅长二胡演奏。早在1960年进入文艺单位时,他就意识到歌曲内容和手法的单一性,仅只是音乐发展的一段里程,随着社会由简单到复杂,由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趋势,这种简华的内容与形式必然要被社会所淘汰。因此,他从1960年正式开始歌曲和音乐创作时,就追求多元化内涵,即主题多元化、美感多元化、哲理多元化、技法多元化,以及目前未可知的多元化。他说,当今全球步入多元化社会,也印证了他半个多世纪的音乐探求。“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探索是艰辛而孤独的,个中甘苦自相知。当今多元化社会形态,证明了他早在半个多世纪之前也就拥有别人还意识不到的前瞻性;这种前瞻性,往往是一个艺术家走向成功的根本原因和原动力。多元化不仅反映了当今社会的时代气息,也必将成为未来社会的时代精神,他坚信自己的前瞻性。
    7.严谨治学,千锤百炼,是创作精品的保证。《红土情》CD专辑(新版)的歌曲,大多创作于80年至90年代,即杨明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之后,录制于最近几年;其间反复修改的版本不计其数,以至反复录制,几易其版和歌手,堪称深思熟虑、千锤百炼。他说,艺术家要向社会和未来奉献精品,精品方可传世;大凡精品,都是经过数十次上百次改进和升华的。艺术家追求永恒而不是追求精采,好作品就像酒缸里的陈酿,一件好作品至少要创作很长时间以至一生。他的作品经过反复磨炼,其间多次优化、多次更换、多次挑选。他创作的《卖杨梅》、《红土情》,以及《凉山的月亮》,录制了好几个版本,而每一个版本的修改,至少若干次。因此,《红土情》的创作和录制过程,体现了他与众不同的人生态度,以及对精品意识的一种理解。
    8.昂扬主旋律,多样化多元化地反映时代风貌。杨明说,音乐创作不仅需抒发作者的艺术情怀,更要艺术地展示作者的爱故乡、爱故土的爱国情怀,同时他意识到多元文化将成为时代发展的趋势,便更加自觉地以多元多样的形式反映主旋律。例如:《中华是母亲》是正面歌颂祖国歌颂时代的;《红土情》选取了歌颂云南故乡的角度,从一个侧而抒发对祖国的热爱;《卖杨梅》是借用一个生活题材,歌颂三中全会后的时代风貌的。他说,艺术家要用微笑爱祖国,而不用泪水。因此,他的作品都是阳光灿烂,春风拂面的,是正能量的。
    9.选择优秀的歌词,是歌曲创作的重要前提。一首好的歌词,尽管不能决定歌曲的质量,也不能为歌曲带来光环,它却是产生作曲动机的重要启示。譬如说他那首《卖杨梅》,所以能够写得如此成功,很大程度取决于创作冲动。80年代初期好的歌曲和好的歌词少之又少,当他得到抒真老师的这首新作,喜出望外,如获至宝。那新颖的标题吸引眼球,那清新的语言动人心弦,那精巧的构思令人惊喜,他立马产生作曲的欲望,仅只研读了几天,便找到创作动机,用彝族海菜腔作为基调,渲染红河民族风情,描绘出一幅十分清新动人的场景,现在看来这是一首成功的佳作。又如他自己作词的《红土情》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与他的乐思融为一体,更是利于发挥。《红土情》,新版专辑所用的歌词,均具有很高的文学品位。名家名作还有江水的《我爱雪山》,殷海涛的《请到我的家乡来》,王伯麟的《欢迎你到梁河来》,抒真的《流星》,徐演的《梅里雪山》,卢云生的《飞井海,家乡的海》,陈士可的《是太阳是月亮》等等,都是词作家的代表作。由于他(她)们各自风格不同,选取的题材和民族特色各不相同,也给他作曲的多元化多样化提供了一个有效的依据,引发了他如泉如瀑的乐思。因此,歌词的文学品位,是作曲家首先考虑的,是创作的序曲。
 


 

首页 [1] [2] [3] [4] [5]尾页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