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  论

                   ——《香学六论》序

 

一、东西方香文化的差异

我们认识世界,通常有六个途径:由眼而生的视觉,由耳而生的听觉,由鼻而生的嗅觉,由舌而生的味觉,由身体而生的触觉,由心脑而生的情感和逻辑认知,在这六种认识世界的途径中前五种是直接认知,后一种是间接认知。经由这六个途径,不同地区、不同种族的人们对世界形成不同的认知,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其中香文化,就是由嗅觉生发的对世界的认知,和在这种认知之下形成的物质和精神层面的生活形式与历史。不同的文化形式下对美有不同的认识,产生不同的艺术形式。西方的嗅觉文化主要体现为香水文化(通过香水调节人体气味场),东方的嗅觉文化主要体现为熏香文化(通过熏香调节空间气味场)。

为什么东西方的香文化会有如此的差异呢?分析总结原因有四个方面。其一:从生理和生活习惯上来说,西方民族平均的汗腺数量(180万个)比东方民族(120万个)多三分之一,西方民族饮食习惯中的含肉量远多于东方民族,西方民族美化自身体味的需求远高于东方民族。其二:在传统的东方文化中异性之间是很少接触的,美化体味对异性的吸引之法“无处用武”。在传统的东方文化中占据主导地位的男性不以体香为主流之美。据载:东晋名将谢玄特别喜欢佩戴紫罗香囊,他的叔父谢安恐其玩物丧志,就巧妙地以香囊作为博戏筹码,将谢玄的香囊赢走并烧毁之,谢玄了解到叔父的苦心后,再未佩戴此类物件,这个故事遂成为历史上的一段佳话。其三:西方民族在文化中凸现个性,凸现个人价值的体现,香水的使用对此很有助益;东方民族在文化中,强调的是个人在群体中价值的彰显,所以更注重香气在环境中的体现。其四: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香药同源”,熏香在传统中医中一直被视为重要的养生和保健方式。中国的香文化历史中在先秦(公元前400-600年),当时的人们已懂得用香草为药治病,《孟子》:[今欲王者,犹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唐代的医家孙思邈(公元581-682)名著《千金要方》、《千金翼方》不仅大量医方使用了香药,还有品类繁多的香品,如熏衣香(熏烧或直接夹在衣物中),面脂手膏(涂敷、浸泡)等。在西方,1928年法国医生加特斯特首次在临床治疗中使用芳香疗法,并创造了芳香疗法aromatherapy)这个词,距今不到100年。

 

二、香之三观

无论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香文化,还是以欧洲为代表的西方香文化,在香的欣赏和与人的互动作用方面都可分为三个层面,即“味”,“理”,“韵”:“味”指的是熏香所出空间的气味与嗅觉的共振,可以“鼻观”得之;“理”指的是熏香所出的空间气味与身体的共振,可以“体观”得之;“韵”指的是熏香所出空间的气味与精神的共振,可以“意观”得之。

西方的嗅觉文化主要体现为香水文化(通过香水调节人体气味场)。香水在西方文化中的作用主要体现为:一、尊重别人;二、愉悦自己;三、气味名片。因此在西方香文化中“味”,“理”,“韵”三者依重要性的排序分别是:“味”,“韵”,“理”。

东方的嗅觉文化主要体现为熏香文化(通过熏香调节空间气味场)。熏香在东方文化中的作用主要体现为:一、通过熏香调节空间气场实现养生功效;二、通过熏香塑造空间气场调节人的精神状态;三、通过熏香美化空间气场,香以悦鼻。因此在东方香文化中“味”,“理”,“韵”三者依重要性的排序分别是:“理”,“韵”,“味”。

中国传统香文化中的“理”:中国传统文化香文化首要追求的是香气与身体的和谐共振。在品赏中国传统熏香时,我们可以尝试通过呼吸引导香气联接意识和身体,察觉香气在身体不同部位的不同感受。“体观”是东方香文化区别于西方香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也是中国香文化与中医养生相联接的支点。 “体观”即“内证”,指人通过修炼而具备内视反观的能力之后,自我验证阴阳、气血、经络、脏腑乃至天人相应真正含义的过程。有一定中医常识的人都知道,“内证”是中医最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来源,可以指导中医临床实践,对中医人真正理解《黄帝内经》等经典中对人体的描述,对中医理疗水平的提高有不可估量的作用。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香”与“药”同源,“体观得理既是传统制香者必须具备的一种能力,也现代人进入和理解中国传统香文化的一条必经之途。如果只重“鼻观之味”,不重“体观之理,那会“得之桑隅 ,失之东隅”,那不是真正的中国传统香文化,那只是真正的中国传统香文化的传承之伤。在我的中国传统香文断裂百年之后,当我们的嗅觉审美更习惯于西方工业文明所带来的各种化学香料之后,我们的鼻子和身体分离了,我们的意识和身体分离了。

 中国传统香文化中的“韵”:感受熏香所出的空间气味与我们精神的共振。现代科学研究发现嗅觉和嗅觉的记忆与人的情绪,潜意识紧密相连。嗅觉和嗅觉的记忆可以唤起我们内心最深处的潜意识和情感,还记得妈妈怀里的味道吗?还记得初恋时花园里的芬芳吗?《尚书·君陈》:载“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 [神明]百度百科的定义为:神明是神志,知觉,运动等生命活动现象的主宰,它由先天之精生成,由后天饮食所化生的精气来充养,在人体它位居首要地位。古人把大脑、中枢神经的部分功能和心联系起来,故又有心藏神的说法。“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可解读为:最美的气味是那些让我们的内心产生美好联想的芬芳。黍稷等食物在烹饪时所产生的客观气味不是最美的,那些让我们联想到高尚品德的气味才是最美的馨香。古人爱梅之香是因为梅香让人联想起梅花“凌寒独自开”的气节,古人爱兰之香是因为兰香让人联想起兰花“不以无人而不芳”的风骨,古人爱荷之香是因为荷香让人联想起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节操,古人爱菊之香是因为菊香让人联想起菊花“悠然见南山”的淡泊。古时文人用香,与其书房的器物陈设一样,是其个性魅力、情志内蕴的外延。

中国传统香文化中的“味”:感受熏香所出的空间气味与我们鼻腔的共振。不同于西方的香水调节人体气味的功能,东方的熏香的功能重在调节空间气味。东方的熏香注重香气的空间感,依照不同的空间形成不同的气味审美观念,根据不同的空间大小和功能,采用不同的用香方式,使用不同类型的香品。东方的熏香在大空间常使用有烟香法(利于香气扩散),在气味上崇尚模拟自然界大空间的美好气息。东方的熏香在中小空间常使用微烟香法(观烟也是香气空间之美的一部份),在气味上追寻塑造记忆中和思想里某种香气存在的空间之美。东方的熏香在私密的小空间常使用无烟香法,在气味上追寻人与香的自然对话,多使用高级别的沉香,或是和它香调制后的高级别沉香。

中国传统熏香中的“香之三观”是理解和领悟中国传统香文化的基石,中国传统香文化是立体的。古人在缕缕香烟之中,不只追求气味的芬芳,还注重芬芳气味背后的养生效果,更强调的是其精神感受。在中国传统香文化中我们可以把“体观之理”比喻为建筑之基石,把“意观之韵”比喻为外在建筑的形式,把“鼻观之味”比喻为建筑房间之装饰。

 

三、研习中国传统香学的六个阶段

阶段一:通过学习中国香文化的发展史,与传统连接。“从容香烟下,同侍白玉墀。”,在那一抹香烟下与古人的精神对接。文化是一种语境,外来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根本是一种语境的冲击,具体体现在香文化上,是对我们嗅觉语境的冲击。事实上中国香文化的复兴,关键在于中国香文化语境的复兴。当我们的嗅觉语境与传统脱离,当我们的嗅觉审美习惯于西方的香水文化,以及近现代源自西方的化工香料的气味语境,中国传统香文化的复兴就显得任重道远。没有中国香文化语境复兴这个基础,面对西方香文化我们会如“用油画的标准来评判国画”一样评判我们的传统香文化,面对日本香道我们会如“用通心粉的标准来评判面条” 一样评判我们的传统香文化。

阶段二:研习香艺和香席设计。在中国传统香学文化中,不同的空间和场合用不同的香,不同的香有不同的用香方式。香艺与香如琴师与琴,一个优秀的行香师可以把香之妙曼表现得淋漓尽致,反之则是暴敛天物。此外,行香之仪轨和香席的设计也是行香师必修的功课,只有在规范的礼仪和唯美的香席体例之中,香中之美才能完全地绽放。

阶段三:研习鉴香法。无论自己用香,还是在公开场合为他人行香,对香品和香材的认识都是至关重要的事。首先,甄选优质的香品和香材用于熏香是对自己和他人真正的关爱和尊重。再者,对香性的掌握是行香的基本前提,不懂香性的行香如不懂茶性的行茶,或者情况更为不堪。研习鉴香法的基础是对沉香的鉴赏:其一,沉香在古时是唯一适合单品的香料;其二,沉香是四大名香之首,是和香之中最重要的香材;其三,沉香的香性最为复杂,熏香之时极具变化。

阶段四:研习香与养生。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香药同源,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与传统中医文化是一脉相承的,所以中国传统香文化中香与养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结。可以说“香”在中国传统养生中无处不在,也可以说“香与养生”是中国传统养生的缩影。“香以养生”,利己达人是研习香学的第二层次,香在古时不止是有关嗅觉的美学,更是保养生命的重要方式。

阶段五:研习和香。从调节空间气场的角度来说,没有一种单方香是十全十美,或者是万能的,所以要用复方香。和香的本质就是复方香,即由多种香材和合而成,在嗅觉层面如交响乐一般调节我们所在空间的氛围。在中国传统香文化中“香之为和”,指的是和香在熏点时调节空间气味场功能中“理”、“韵”、“味”三个层面的高度统一,和香通过各种香材功能的合和,满足古人在生活中各类空间气场的需要。香在古时是古人保有健康的第一道防线;香在古时如书画一样美化着我们的传统生活;香在古时如诗歌一样是文人雅士抒发思想情志的载体。古时文人雅士用香多为自制,于风雅之中实为由鼻根生发的艺术形式。研习和香,用自制之香行香,辅以唯美的香席形制借以表达香者的思想情志是香艺的最高境界。

阶段六:研习香与内修。香与内修是指借助品香,行香,制香,坐香等过程获得身心灵合一的法门。这个法门明以后在中国儒、释、道三家皆借用之。明代的儒、释、道名家无不竞相修筑静室坐香习静,用香课来做为勘验学问,探究心性的手段。据载,万历年间仅方外僧家的坐香静室就有132处之多。香与内修的研习是中国传统香学的最高层次。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