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舸舞蹈作品《长恨》之我见
 

发布时间:2016年04月27日   文/图:疆  嘎    来源:云南文艺网

 

 

舞蹈《长恨歌》剧照

一段白绫演绎了一个故事,一段白绫了结了一段情缘,一段白绫那就是一段人生,一段白绫也是一世的爱恨情仇。白绫是一个体制,白绫是深宫大院,白绫又是逼宫的大兵压境,白绫是爱情的见证,白绫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的时间经纶,白绫又是了结生命的的刑具。

舞蹈《长恨歌》剧照

舞蹈《长恨》开场带给观众的就是一段白绫勒死贵妃杨玉环的场景,场景凄厉决绝,而皇帝老儿在白绫勒住杨贵妃之后的内心纠结、无奈、无助的形象也给观众带来了深深的震撼,舞蹈中那个感人肺腑,千转百回的故事,是编导精巧独特的构思。舞蹈的中心思想是歌“天长”,颂“地久”,《长恨歌》有讽喻意味,这个舞蹈的讽喻意味就在这里。马嵬坡杨贵妃之死一场,导演编排巧妙、人物刻画的细腻,把唐玄宗那种不忍割爱但又欲救不得的内心矛盾和痛苦感情,都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一边是杨贵妃楚楚动人的哀怜,一边是马蹄声声安禄山气势汹汹的大兵压境,皇帝老儿这内心的纠结,无助、无奈,正是由于这“血泪相和流”的死别,才会有那没完没了的“长恨”。随后,导演用许多场景从各个方面反复渲染唐玄宗对杨贵妃的思念。醉酒、出浴、缠绵,舞蹈的故事情节并没有停止在一个感情点上,而是随着人物内心世界的层层展示,感应他的景物的不断变化,把时间和故事向前推移,用人物的思想感情来开拓和推动情节的发展。唐玄宗奔蜀,是在死别之后,内心十分酸楚愁惨;还都路上,旧地重经,又勾起了伤心的回忆;回宫后,白天睹物伤情,夜晚辗转难眠。日思夜想而不得,所以寄希望于梦境,却又是“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人梦”。舞至此,已经把“长恨”之“恨”写得十分动人心魄,故事到此结束似乎也可以。然而编导笔锋一折,别开境界,借助想象的彩翼,构思了一个妩媚动人的仙境,把悲剧故事的情节推向高潮,使整个舞蹈呈现出了“把美好的生活与事物毁灭给人看”的悲剧效果,导演充分把握了对美没有充分表达,那毁灭也就缺乏力量的充分对比、他通过这样的冲突与比对使观者感受到了对皇帝老儿情感的足够同情和对安禄山大兵压境的强烈愤慨。使故事更加回环曲折,有起伏,有波澜。这一转折,既出人意料,又尽在情理之中。由于主观愿望和客观现实不断发生矛盾、碰撞,舞蹈把人物千回百转的心理表现得淋漓尽致,故事也因此而显得更为宛转动人。

舞蹈《长恨歌》剧照

玄宗与贵妃在七夕盟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而最终的结局却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看完舞蹈《长恨歌》我很多时候都会想,是什么样的情感经历让编导做出如此决绝的作品,编导本身是否经历过刻骨铭心的这样的欲求而不得,欲说却还休的情感经历,天长地久有时尽 此恨绵绵无绝期的场景表现的如此的悲怆。

舞蹈《长恨歌》剧照

舞蹈《长恨歌》剧照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