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比赛观摩学习总结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7日    作者:美兰卓玛      来源:云南文艺网

 

 

    201794-6日,我有幸参与了由云南省舞蹈家协会精心组织的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比赛观摩。从去年的全国舞蹈展演到今年的荷花杯,连续两年现场观摩,让我感受颇深。在不断了解现今舞蹈作品编创的发展趋势、优秀编导的创作思维时,更让我对自己的编创产生了很大反思,深感自己还需努力学习。针对本次观摩学习,我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总结:

一、作品回顾

本次展演共有48个节目,包含藏族、彝族、蒙族、朝族、羌族、回族、维族等丰富的少数民族民族舞蹈,形式有群舞、独舞、双人舞,其中群舞比例较大。有8个节目让我印象较为深刻:《长鼓行》、《石林情深》、《阿嘎人》、《长长的辫子》、《银塑》、《铜鼓祭》、《梦、宣》。一个作品无法达到让所有人满意,一个作品也永远达不到最好、只有不断完善、力求做到更好。因此,点评中,专家们都从不同角度对以上作品提出了客观评价与完善建议。虽然不“完美”,但这些作品从选材、提炼、人物塑造、情感表达、编创手法均让我为之动容,有的作品甚至是充满激动与感动,这些好作品也得到了大众的一直好评。因此,更加说明一点,一部好的作品是能让多数人心里产生共鸣感的。同时,其余多数作品在最终呈现上并没有让我感到期待、期望的精彩,有时居然感到乏味,不是对编导不尊重,是略感这些作品与我们期待的全国最高赛事的高度是有一定差距的,当然,对于一个作品,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审美与视角,评价也会有所不同,同时也了解,只有作为编导才知道“创作”背后需要付出怎样的艰辛。

二、专家研讨

在大赛期间,我们还有幸参加了由中国舞协举办的“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蹈发展论坛,以及赛后点评会。参与的均为国内具有较高知名度的舞蹈理论家、舞蹈编导、舞蹈艺术家们,专家们围绕民族民间舞创作发展方向并结合对前晚参演的作品、以及现今舞蹈发展中的一些问题作出了讨论,好的作品专家也一致赞同其本身具有的光彩,也对多数作品提出了客观、善意的意见,同时,也对很多作品趋于雷同的问题表达了需要正视和反思的态度。

在研讨会上,几位专家的发言,让我记忆深刻:

北京舞蹈学院教授高度指出:“创作需要用身体接近灵魂,而不是躯壳。”

《长长的辫子》编导李维维提出:“编导们要熟悉民族文化,用心去感触,文化熟悉不够的作品是空洞的。”

北京舞蹈学院教授潘志涛指出:“民族民间舞未来的发展中,深入生活是基础、加以学术上的提升。编导应当守住文化之根,才能创作出更多贴合群众,反映时代风貌的作品”。

我省著名舞蹈艺术家马文静提出:“民间艺术中的非遗是需要保留的,但是舞台艺术一定是需要创新的。有的作品就是放大了的广场舞和旅游文化,没有达到艺术层面的高度。民族民间舞创作形式可以多样化,有的优秀作品中就能感受到民族自信,所以,以后的编创不能只是展示民风民俗,应该有更高级的思考。”

同时,我也想到了去年研讨会上她说到:“在舞蹈创作中,不管你的选材方向、表现形式,必不可缺的首要就是形象,形象树立成功,作品才有成功的可能性。要有这份功力,对生活的观察又是必不可少的,需要有一双慧眼、一颗慧心,发现生活中的细腻之处、小的闪光点,并把它较恰当地放于舞台,这些也是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的知识与素养。”

国家一级编导王舸围绕部分参赛作品中出现的课堂组合式编排、作品缺乏表达的内涵及情感表达作出点评,从中我回忆起去年他的发言:“画面是需要有表达的,没有表达的那只是队形变化,都称不上调度,没有表达”,以往创作中,我们往往会为了队形好看而变化,但缺乏了最重要的表达,也就是画面的转变永远与作品的情感表达、内容表达相连,只有完全融合才不会感到突兀,而是融洽与完整。”对于王舸导演的作品我们并不陌生,《中国妈妈》、《父亲》、《诺玛阿美》等,回想其每一部经典作品,也真正是做到了人物、情感、表达、画面等要素的全面融合。他的功力可让观众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人物、情感变化中,忽视了、或者说你根本看不到他是如何变化队形的。当然,其作品叙事性较强,正如他本人所说“我就擅长这个,只会做这个”,虽然很谦虚,但也告诉了青年编导一个最实际的问题——“扬长弃短、做自己擅长的”。

除了旁听荷花奖组委会的专家研讨会,云南省舞协领导还专门组织了云南观摩团内部创作研讨会,并聘请了四川歌舞剧院艺术总监何川、《俏花旦》编导刘铃莉、导演王舸和大家面对面交流。三位老师以自身创作经历为大家解疑答惑,从深入生活、探寻民族文化、用慧眼寻找题材、以艺术高度给于提炼,把创作过程中的要点、难点用自身的经验和感触一一为大家解读,让大家受益匪浅,团员们也针对部分作品,与老师们进行了愉快的交流。

虚心聆听所有点评,让我更清晰明白,编导,要有一双慧眼,要用心去观察生活、体会生活,去寻找平凡生活中的不平凡,找到那颗触动你内心的“种子”,并用自身的文化修养、艺术修养,为其浇水施肥,让它得到无限的发展可能,使之成为一个好作品,而非一个“节目”,而这“作品”背后,也需要你用更多的“用心”去钻研。

三、观摩思考

(一)展演高度

作为最具权威的全国性专业舞蹈赛事,所选作品的题材、风格、编创,在我们基层工作者心中应该是具有非常高水平的精品才能获选,所选出的作品也均将引领着舞蹈创作今后发展的方向。但正如之前所说,本次展演中让多数观众印象深刻、获一致好评的作品数量比重较少,多数节目无功无过平平淡淡,有的节目甚至无法集中思想去观看,让怀揣高度期待与敬仰之心的我们略感失落与不过瘾。

(二)演员素质

本次参演的包括专业院团、本科院校、中专院校,在舞台表现中,也能明显看到演员的差异性。专业院团演员在肢体表现、表演、舞台整体表现力上均有较高水准;本科院校演员肢体能力、表演也有较高水平,但综合展现上较院团还是有一些差距;中专学生就相对明显稚嫩。我们学生如果上台表演,也会有同感,在自信度、表现力、舞台表演激情上都有明显不足。因此,也在思考,在教学中,除了打好身体素质的基础,今后在舞蹈教学中还需加强学生舞台自信及表演能力的培养。

(三)编创方向

每个时期,舞蹈编创的主体思想、取材、编创手法都会有不同的趋势,较早几年,较多呈现出的是一味讲究画面形式感、音乐震撼夺人的炫目精彩。而近几年,民族民间舞蹈的创作似乎慢慢呈现出回归民间、回归本真、回归内涵的方向,也真正让民族民间舞散发出了其独特魅力与风格。回想本次入围节目后深深感到,我们云南少数民族文化丰厚,是具有很大挖掘和发展空间的。因此,在今后创作中,我们青年一辈在提高自身技术外,更需要注重本土少数民族文化的钻研学习,通过深入采风,从各少数民族本身的文化内涵中寻找亮点。在编创手法上,更注重作品内在表达,而非单一的画面感,突出人物情感,以情感变化带动手法,让作品具有感染力、具有生命感,而不能再是一位的“空洞宣泄”。就如潘志涛老师说的无缘无故“洒狗血”,从而从根源探究,力争编创出具有云南民族特色、代表云南民族精神的优秀作品。

四、些许期望——搭建良好平台、携手共创风采

任何门类艺术的发展,需要老、中、青几代人的携手努力,但就目前云南省内情况来看,青年编导们相互缺乏交流,又和老一辈艺术家缺乏沟通学习的机会与平台,没有了融合,发展就是有局限的。因此,也特别希望相关机构能够建立一个良好有效的共享平台。如:云南省有针对演员的青年演员比赛、针对群文艺术的“彩云杯”比赛、有针对少儿舞蹈艺术的“花儿朵朵”少儿舞蹈比赛,有针对大型剧(节)目的新剧目展演,唯独缺少针对舞蹈编导的新作品比赛,而编导们在实践中编创最多的往往还是小型作品。

除了自己需要不断学习与实践,我们青年一辈更期望着,能有一个促进云南舞蹈创作发展、让青年编导相互交流、与老艺术家们学习的平台。通过新作品比赛,能够激励青年编导创作热情,提升青年一辈编导的创作思想与编创水平,在让所有资源能够在整合中凝聚力量,形成大的前进动力,共同去为云南舞蹈创作发展做积极贡献。

         20179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