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云南文艺网!
2018年09月20日 星期四
文坛掠影

军营的体验 文学的盛宴——云南“繁荣军事文学创作”研讨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征文颁奖侧记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18日 作者:文:杨玺/图:张晓梅 来源:云南文艺网

繁荣云南军事文学创作座谈会会场

在帐篷里召开座谈会

著名作家彭荆风讲话

省作协黄尧主席讲话

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征文颁奖典礼

 

14:20 西山某训练场 号角声声
“屏住呼吸,瞄准目标,卧倒,射击!”“啪啪啪,哒哒哒!”
“接地气,太过瘾了,仿佛战机低空轰鸣,机枪纵横扫射。”
“一进军营,浑身就热血沸腾,一看到枪,就回到年轻的摸样,拼命想上战场”。年近90高龄的著名军旅作家彭荆风说30年没摸枪了,打了5发,击中4发,环数分别为9、9、8、7。
为喜迎抗战胜利70周年暨“9·3”大阅兵胜利举行,9月7日,在全省全国文艺界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之际,昆明市西山区某高地训练场,时而暴雨如注,时而乌云密布,一场题为“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集结号正式吹响,云南省作协组织40余名作家评论家走进战功显赫英雄辈出的武警云南总队昆明支队体验生活,参与执勤训练,梦回连营。
通过对官兵的零距离接触采访,与会作家了解到,武警云南总队前身是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第二野战军4兵团13、14、15军警卫团和15军43师129团,历经12次大的编制体制调整和改编。该总队既有南征北战的红军血脉,也有在滇桂黔边区游击作战的“边纵”血缘,曾参加抗美援朝、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等,参与处置江城、孟连等地群体性事件,藏区和中缅边境维稳、抗震救灾等多样化任务,截至目前有190个集体、个人被授予荣誉称号和荣记特等功、一等功,涌现出进军大西南巩固部队模范连、“云岚嘴七勇士”,以及6名“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等一大批先进典型。
在一片操练声中,让大家赞叹的是,今天亲临的武警昆明支队,是一支有着光荣传统并不断创造着辉煌战绩的英雄部队。特别是站立在作家身边的支队长方红霄还是首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护法勇士”和全国“双百”人物。许多作家当场感慨要多参观、多了解、多发现、多挖掘,力争创作出更多更好以武警官兵为原型无愧于时代无愧于祖国和无愧于人民的军事文学佳作。
 
15时:00   战地“硝烟” 帐篷“亮剑 ”
下午,由省作协主办,武警云南总队承办的云南省“繁荣军事文学座谈研讨会”在别具一格氛围中进行,武警云南总队政委张桂柏少将、武警云南总队副政委孙国大校,省作协主席黄尧,副主席杨红昆、欧之德、袁鹰、张庆国、刘广雄等,抗战老兵、著名军旅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彭荆风,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雷平阳等40余作家评论家出席,齐聚一堂,共谋云南军事文学繁荣大计。
首先,武警云南总队副政委孙国代表武警云南总队政委张桂柏致辞,他在致辞中表示,在全国各族人民还沉浸在举国上下隆重纪念抗战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成功日之际,云南省作协党委班子成员和文学届的作家老师一行深入武警云南总队昆明市支队西山区中队体验部队生活,召开“繁荣云南军事文学创作”座谈会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征文颁奖活动。这是对驻滇部队的信任和厚爱,也是对驻滇部队特别是武警部队的鞭策和鼓舞。
其次,副主席杨红昆代表省作协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就本次召开“繁荣云南军事文学创作”座谈会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征文颁奖活动选择在武警部队召开的意义目的和背景进行详细说明,围绕“打造强军文化品牌,助推民族文化大省,打造民族团结示范区新亮点”等主题,对新时期如何“繁荣云南军事文学创作,更好更快地服务并助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历史优势、资源优势、地缘优势进行阐述,使全体与会作家特别是长期战斗在一线“一手拿枪,一手拿笔”的军旅作家备受鼓舞,深受激励与启发。杨红昆还就《边防文学》全新改版暨办刊宗旨、思路及机构设置、人员调整等情况进行通报说明。
沙场秋点兵,战地兵味浓。会议围绕新时期如何学习贯彻习主席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实现“繁荣云南军事文学创作”,进行热烈深入讨论。会议重点研讨了“云南边防作家群”现象,并先后对老作家彭荆风、将军作家张桂柏、刘广雄、杨佳富、范玉泉、杨玺等军旅作家文学作品进行研讨评论。通过研讨,与会作家一致认为,在文学滇军中,云南军事文学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云南边防文学,则是新时期以来云南军事文学的代表。大家回顾了60年前随着解放大西南的进军队伍,一批扎根在云南边防线的第一代边防军旅作家及其创作的作品。当时以冯牧、苏策、彭荆风、白桦、公刘、徐怀中等为骨干力量的老一代作家队伍,就是那个时代的军旅作家群。他们的作品以鲜明的边地特色,引起全国的关注。60年代前后一批云南本土的军旅作家如张昆华、饶阶巴桑、黄天明、李钧龙、刘祖培等涌现后,给云南的军事文学作家队伍注入了新的活力,后来,欧之德、沈石溪、吴传久、郑明、张承源、董保延等人的作品引人注目,他们把民族地域特色、时代精神和丰富多彩的创作手法,融入边防题材中,是这个时代云南军事文学的一大亮点。进入新世纪以后,云南军事文学作家队伍进一步壮大,作品形式和艺术风格更加丰富多彩, 云南军事文学创作开始走向成熟和辉煌,以彭荆风、和国才等军旅作家为代表的“边防作家群”创作出了大量可歌可泣、脍炙人口而又引领时代精神的文学和影视作品,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影响,多次受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云南日报等媒体及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关注。与会作家、评论家纷纷建言献策,围绕“紧扣时代脉搏,讴歌时代主旋律,唱响时代最强音”,更好地服务部队建设和助推“一带一路”发展,提出许多宝贵意见。
 
1
云南大学教授宋家宏对彭荆风文学创作进行了阶段性总结回顾与精彩评论,他说, 1950年,21岁的彭荆风随军进驻云南后,便在祖国边陲扎下了根,他的写作生涯也植根于这片神奇的边塞土地了。从1954年,25岁的彭荆风便创作了《当芦笙吹响的时候》、《祝福边防战士》这样的优秀小说,并与人合作改编后拍成电影——《芦笙恋歌》、《边寨烽火》,在海内外放映后引起强烈反响,苏联、东欧、东南亚等国也争相放映,这也让他成为云南边地军旅文学的开拓者之一。被选入中学语文课本的短篇小说《驿路梨花》,是一篇难得的净化心灵的读物。之后,他蒙受不白之冤,经历了七年牢狱之灾。彭老曾多次受到打击迫害、批斗监禁,厄运曾缠绕他22年之久,他还曾因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危及生命。在重获身心解放的几十年中,他以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姿态,用生命拼搏在他热爱的文学道路上。
令人感动的是,多年来,他下基层、驻连队、进村寨,他奔走在云南边疆的大山密林里,扎根在边防哨所中,战斗并采访在前沿阵地上。充满生命活力的边地生活像不尽的源泉滋润着他,那些反映边地战争,边防战士生活,散发着边寨泥土芬芳的作品便源源不断地见诸大小报刊,并在文坛和社会引起了巨大反响。他在炮火声中写下的短篇小说《今夜月色好》获中国作协第八届短篇小说奖,他的《驿路莉花》被收入《儿童文学选》、《中国现代文学欣赏辞典》《读罢留香的中外百篇经典散文》等书籍。他的《裸黑小民兵》是有史以来第一篇描写拉祜族生活的文学作品,他的许许多多的作品被选入《新华文摘》《全国优秀短篇小说选》《军旅作家文集》《中华人民共和国50年文学名作名库·短篇小说卷》《全国短篇小说评选获奖作品集》《小说选萃》《五十年精品文丛·短篇小说卷》之中,作为一名军旅作家,他创作了不少战争题材的作品。《挥戈落日》《孤城日落》《旌旗万里》这些描写边地军民抗战和远征军征战缅印的长篇小说,视野开阔、气势恢弘,读来荡气回肠。《滇西筑路祭》让为抗日筑路牺牲的20万工人灵魂得以重见天日,他的长篇纪实文学《秦基伟将军》塑造了一位令人敬佩的将军形象。其他题材的作品《鹿衔草》《断肠草》《绿月亮》等长篇小说真实细腻,读来感人肺腑,出版后,多次再版。他的长短篇小说、散文在国内各种评奖中不断获奖,他的中短篇小说集《红指甲》《绿色的网》《九月衣裳》《森林边》《驿路梨花》接连出版,好评如潮。
2010年彭老81岁时,他花10年完成的长篇纪实文学《解放大西南》终于出版,用彭老的话说,“我是用了生命的八分之一来写作这部书的。”同年,《解放大西南》因资料翔实、情节感人、真实再现了那场气势磅礴的大战,而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而81岁的彭荆风是历届获奖者中年龄最大的,难怪中国作协主席铁凝把彭老誉为“文坛常青树”。
 
2
    原云南省作协副主席张永权重点对张桂柏文学创作进行阶段性总结与回顾并进行精彩评论,他说,张桂柏的创作,立足于他长期战斗、工作、生话的人民军队中,以他军旅生涯中的一些刻骨铭心的人和事为题材,这就使他的作品有了扎实的生活基础。张桂柏参军不久,就到云南边疆戍边卫国,参加过边境的自卫反击作战。他担任云南武警总队政委后,又带领部队参加反恐、防暴、处突和多次抗震救灾、抢险的特殊战斗。作为军人,他以崇高的使命意识,出色地完成了各项的战斗任务。作为作家,这些生活无疑是他创作的源泉。加上他善于从自己的军旅生活中提炼素材,以作家的慧眼和敏锐去认识生活、感悟生活,反映生活,就创作出了具有张桂柏作品艺术个性、又有新时代军人特点的军旅文学。像边疆的芭蕉这一司空见惯的植物,他写的散文《您好,芭蕉》,就是通过作者在自卫反击作战时和芭蕉结下的种种情缘的描写,芭蕉就成了他的战友、伙伴,一篇以芭蕉为题材的散文,就成了艺术个性鲜明的军旅文学作品。
张永权指出,张桂柏的这些作品不仅为部队的政治、文化建设输送了正能量,成为鼓舞部队官兵实现强军梦的精神力量,也在广大读者和文学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他及时反映云南昭通鲁甸“8•3”地震的报告文学《进村入户——写在云南鲁甸“8•3”抗震救灾的日子里》,先后在《中国作家》《云南日报》《边疆文学》刊登,广大读者争相阅读,很快被党中央的机关报《光明日报》的“光明文汇周末”版节选刊登,并荣获2014年“边疆文学奖•最佳人气奖”。同样是写鲁甸抗震救灾的另一篇报告文学《且待乌蒙迎朝阳》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与《解放军报》举办的“中国梦•强军梦•我的梦”的征文活动发表后并获奖。他的报告文学新作《在边疆民族同胞的心田上》、散文随笔《滇西战场三重情》以及省委、省政府9•3在腾冲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活动后,立即创作的诗歌《当警钟穿越浩瀚的时空敲响》,在《中国作家》《边疆文学》《云南日报》《文艺报》发表后,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获广泛好评,再次见证了张桂柏作为一名部队作家的时代使命与责任担当。另外,他写的杂文《有感于“大小多少”》获解放军长征文艺奖,散文《父亲的遗嘱》获“武警文艺奖”一等奖等等。张桂柏还有不少的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发表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文艺》《文艺报》《中国报告文学》等全国性报刊上。一位长期战斗生活在武警部队的主官,在繁忙的军事、政治思想工作之余,挤时间创作了这样多影响军内外的优秀作品,不仅见证了他为实现强军梦中的文学梦的勤奋,也显示了他的文学才华,真正是出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优秀作品 。
 
3
原云南省作协副主席张昆华重点对杨佳富文学创作进行阶段性总结与回顾并进行精彩评论,他说,杨佳富是中国著名的彝族小说家、散文作家、报告文学作家、著名的彝族影视剧作家、诗人,是一位多产、高产的当代军旅文学的重量级“领军人物”。他的创作成就在中国当代文学界里,已经成为屈指可数的一位“大家”。他被誉为当代中国彝族文学的“巴金”,彝族文学的“泰斗”;当代手拿笔杆子的“林则徐”;他的作品在国际上尤其是东南亚享有盛誉。他一直在祖国的万里边(海)防线上采访,为反映公安武警战友们在缉枪缉毒缉私、打黑除恶、反恐怖、反偷渡等中忠实地记录了边防线的日日夜夜与官兵抛头颅洒热血的点点滴滴,是他最早提出了“珍爱生命,拒绝毒品”的口号,现在,这个口号已经成为全中国乃至全人类禁毒的共同口号。他的作品无处不渗透着珍爱生命、赞美生命、追求生命和高歌人性本真价值的灵性闪光点。
“概而言之,他的文学创作旗帜鲜明、爱憎分明、内容丰富、独辟蹊径,不论从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和独特性上说,在当今军旅作家、少数民族作家,乃至全国作家中,能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确实极为罕见。同时,杨佳富的作品为我们打开了云南文学的另一扇窗口,掀开了另一页风景——这就是云南戍边军人艰苦卓绝的斗争生活。杨佳富的文学创作现象,很值得认真研究。”
 
4
军旅作家李健伟重点对刘广雄文学创作进行阶段性总结与回顾并进行精彩评论,他说,刘广雄是云南军旅文学在新时期的一匹成绩较为突出的“黑马”和领军人物,引领一批热爱军事文学的部队写作者以稳健的心态与扎实的艺术功底深入云南军旅文学领域,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
他说,回顾刘广雄的创作经历,我们可以发现,自 1995年以来,他在《解放军文艺》、《人民文学》、《十月》、《当代》等刊物上发表小说百余万字,中短篇小说《正步走过雷场》、《星光木棉》、《战士刀子》、《父亲的疆场》等被《新华文摘》、《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等选载,曾获“金盾文学奖”一等奖等多种奖项。另著有长篇小说多部,其中的《太阳滴血》、《缉毒警》等被改编为电视连续剧、电影。2010年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维和英雄》更是获得了一片赞誉。
作为云南边防总队现役警官的刘广雄,具有对边防创作题材得天独厚的优势和对这种特殊题材的准确把握以及深入开掘。无论是侦破案件所带来的惊险刺激,还是对战士以及战士的心理,包括警犬与战士的微妙互动心理都有着透彻地了解。在刘广雄所建构的军旅文学艺术审美世界中,深厚的质感让我们看到了边防武警战士们所生活的“世界”,对这个“世界”地不断探寻逐渐形成了刘广雄创作的独特风格,并为今后的创作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对于已经捻熟了各种写作技巧的刘广雄来说,其作品的可读性更在于他很好地将自我的审美框架建立起来,不管是从高扬的英雄主义情节还是打动人心的情感意识,其作品都呈现出了与同时期的军旅作家所不同的一面。刘广雄是奋斗在第一线的军旅作家。作为军人,他一直坚守在云南八千里防线上,和骁勇善战的英雄同甘共苦、荣辱与共;作为作家,他时刻不忘作家的良知和操守,塑造了一大批可敬可爱的边防英雄形象,充分展示了新时期云南边防的军旅生活,为新时期军旅文学注入了新的活力。期待仍然走在文学创作道路上的刘广雄能够精进不休、奋飞横绝。
 
                                   5
军旅作家彭小柏重点对刘广雄文学创作进行阶段性总结与回顾并进行精彩评论,他说,范玉泉之于云南或是全国作家群体都算不上高产作家,但一定是一个很有成就的作家。安静中迸发火一般的激情,是读范玉泉诗歌时油然而生和读过之后的感同身受。我一直认为激情是诗歌的灵魂,范玉泉把他的激情凝聚成了《叫做牙齿的骨头》这本诗集。整本诗集俯拾皆是火一般的激情。写铁打的军营男人,他要求战士们“要么把珠穆朗玛峰的雪/喊下来/把这里变成/肥美的草原/要么把每一粒沙 都点燃/把沙漠烧为灰烬……”他写给缉毒一线的执勤战友“必须先把自己深深埋藏/必须把自己义无反顾地搭在弦上/必须让每滴汗蒸成雾的形状/再把自己的军装打湿/但必须把自己的眼睛擦得更亮/能放射出穿透雾的光芒……”他以《番号》展示火热的军营“能把惊雷喝退的/是番号/脚步沿一个声音的方向/越踩越硬/……从长满胡须的嘴里吐出来/洒成耀眼的星空……”充满了激情的范玉泉用他的文字告诉我们,他更是一个铮铮铁骨的军人。
他指出,范玉泉的小说除了有他诗歌的特点外,还会让读者有一种肆意奔跑的冲动。我读他的长篇《战士们》就是这样,一个晚上读完一遍竟然又翻过头来又读了一遍,好像读的不是长篇而是中篇。为什么会这样呢?他的文字干净、简洁,细节描写从不拖泥带水,不娇柔做作,不无病呻吟,透着一股子军人干练的精气神。看他的小说,你会霎那间不自觉地使自己变幻成他作品的一个或几个主人公,在他简洁的文字里肆意奔跑,汗流浃背而痛快不已!
 
6
云南省作协副主席欧之德重点对杨玺文学创作进行阶段性总结与回顾并进行精彩评论,他说,在杨玺的报告文学《突围》中,他着重宣扬了谢樵这个抗震救灾中的个体英雄,挖掘了英雄在为人民献身的壮举之前那久储在心中的崇高情怀和心性。谢樵是一个平常人、平常战士,但他心中有对理想的追求,对幸福的渴望,以及对春风般的对人民群众情感的积累。杨玺笔下的英雄没有人为拔高,使人信服,使人动容,也使人感到亲切可鉴。正因为如此这篇作品先后被《解放军文艺》头条、《中国作家》刊登,并获得云南省作家协会“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文学征文一等奖。
同样获得云南金盾文学奖并刊登于《中国作家》的报告文学《大河向东流》,则是一篇扬国威、振军威的在另一类战场群体英雄的战斗故事,是一篇感人之作。作品全面真实的再现了2011年10月5日发生在湄公河上中国13名船员被杀害以及我边防武警艰苦卓绝的破案过程,这一震惊世界的国际大案,血腥残忍,悬疑重重,加上复杂的国际背景和“金三角”的神秘色彩,倍加引人瞩目。无疑,这一事件的本身就具有一种震撼人心,扑朔迷离的传奇性质,作者很容易进入一种就传奇写传奇的创作模式。然而,从杨玺的这篇《大河向东流》中,可以看出,他仍然一如既往地保持着那种稳健、沉着、朴厚的风格,实实在在地反映事件的过程,以及侦破人员机智、勇敢、维护国威,维护中国公民利益的军人本色。
杨玺的诗集《高原警魂》,具有军人正步走般的简练和有力,其诗作除一如既往的歌颁警营、歌领边关、歌颁英雄外,还有不少是警句一样的短诗,一首三、五句,却首首字斟句酌,耐人咀嚼,令人深思,这和他平时善思考、善总结、喜研磨有关,他将人们平常司空见惯的物体、现象,在思想深处经过沉淀,经过熟虑,流溢出的是自己的生活哲理或者人生经验,有着一定的深邃与厚度。比如《雷》:无声并非无形,无形亦非无声;《鼠标》:对与错,都不能自己把握。只会简单的沾粘复制,所以总被别人呼来唤去:《猪》:临死前方醒悟,享受是要偿还的,包括贪婪与依赖。
杨玺的散文《国门丹心》(人民日报发表)真实而感人地再现了独龙江边防官兵为了独龙族的发展所做出的敢叫日月换新天的牺牲奉献,以及边防官兵与毒贩生死较量的英雄气概和天地正气的家国情怀,读来有种令人警醒并催人奋进的力量。
总之,杨玺当下的作品不管是报告文学,散文,通讯,还是诗歌,都是在弘扬一种正气,一种传统,一种对人生、对生活、对生命的思索,也是他对理想、对信念选择的确定。他从一个大学生走向军营,经受边关生活的锤炼,涌现在他笔下的故事和人物,不管是对读者,还是对他自己,都是一个个鼓舞人生,鼓励前进的正能量。正如他在《高原警魂》一书的封面语所言:高原因冰霜而激越出斑斓的春天,梅花因严寒而释放出久违的绚烂。
 
20:00 军歌嘹亮 大地生香
高原金秋,丹桂飘香,沙场点兵忙,浓墨分外香。室外飘着小雨,武警小院整洁温暖。省作协副秘书长胡性能主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主题实践活动征文颁奖仪式,伴随简洁而嘹亮的歌声,杨红昆副主席首先宣读2014年度全国重点刊物发表作品津贴名单,随后与会嘉宾对获奖作者进行颁奖。杨 玺的报告文学 《青春突围》、张伟锋的诗歌《怒江》获一等奖,彭荆风的散文《攀上哀牢山》、张永权的散文《三进人间天堂独龙江》、张桂柏的散文《莲恋》获二等奖,李达伟等14人文学作品获三等奖。
最后,全体作家纷纷表示,武警部队是文学的富矿,是军事文学创作爱好者的首选之地,通过深入体验,今后一定要一如既往扎根军营,深入官兵,紧扣时代脉搏,讴歌时代主旋律,唱响时代最强音,来回馈忠诚担当的人民子弟。
在线评论
您的称呼: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