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云南文艺网!
2018年08月15日 星期三
舞台上下

舞剧《孔雀》观后感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09日 作者:王永德 来源:云南文艺网

由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编导的舞剧《孔雀》上演已有四年多时间,作为杨老师忠实粉丝的我先后四次观看。舞剧《孔雀》的故事围绕生命和爱这两个永恒的主题展开,用舞台形式演绎人类共同的情怀,向观众传递着艺术家个人成长过程中对艺术和生命的思考和感悟。剧中的“孔雀”,是鸟,也是人,是有情世界的芸芸众生。舞剧《孔雀》汇集了杨丽萍四十年舞蹈艺术的精粹和一代舞神传奇艺术生涯的提炼汇聚,是一代舞神穷尽半生功力,对生命的终极叩问。杨丽萍表示:“孔雀是会让人感觉奇妙的舞剧,它讲述了一个关于自然、生命、成长、人性和爱的故事,以及生命与天地自然的相互融通。它在我身体里涌动、流淌,有感而发地表现出来。”

《孔雀》全剧分为春、夏、秋、冬四个篇章,透过舞台艺术形式呈现了一次对世界的善意探索,以及对生命和人性的追问,投射出生活和艺术交融的人文情怀。剧中的每个角色代表了人性里不同的层面——光明和觉知,奉献和牺牲,恐惧和贪执,这些都是人类生命里的共性。人性的弱点一次次在舞台角色痛苦复杂的纠结中暴露,但奉献和爱最终让剧中人在四季轮回中找到了生命的答案。这是关于孔雀的故事,更是关于人性的寓言。

最后一次观看舞剧《孔雀》时发现剧目进行了一些调整,比以前叙述的更流畅,故事的脉络也更清晰,舞美也做了相应的部分调整。舞剧《孔雀》在一个很有韵味的箫声中拉开帷幕,杨丽萍老师以现代人物的方式,深情款款的由乐池缓缓地升起来,去看那些被囚禁的鸟。舞台上布满了鸟笼,笼里是被囚禁的鸟,思绪也由此拉开,在时光交错中舞剧《孔雀》开始了她的时空之旅。舞剧《孔雀》是在一个四季的轮回中,讲述一个中国版的“天鹅湖”故事:一对孔雀在夏日的山林间情意绵绵,代表“黑暗”的乌鸦却要拆散爱侣。雄孔雀被乌鸦打败,并被乌鸦残酷的剥去了美丽的羽衣,这是对人性尊严,美和善的践踏。失去爱人的雌孔雀被乌鸦囚禁起来,在寒冷的冬季里孤独的行走无声的穿越,演绎出了生离死别的伤痛与空虚,这是生命的轮回。舞剧中可以看到自然而然的生长,也能感受到生命消逝的无奈,这是生命的循环和轮回,观众能够感受到这份表达。站在舞台上场门台口扮演“时光”的小彩旗,以长达两个小时几乎不停歇的旋转,揭示着时间的年轮在斗转星移中不断变幻。在下场门演绎神的虾嘎在衔接四季的更替、相比较《云南映象》热烈激昂,色彩斑斓,大开大合。《孔雀》这个剧目更讲究叙述与营造氛围,它是一个体现舞剧氛围的剧目。所谓舞剧、很多人以为是用舞蹈来言说的戏剧,而我则认为它是在戏剧关系中展开的舞蹈。因此,舞剧编导的一个重要功力,不是叙述了怎样的故事,而是在怎样的氛围中叙述故事、艺术的审美,是讲求形式、意味的。杨丽萍作为《孔雀》的编导与主演,通过戏剧的情绪来铺陈舞蹈的意味,又通过舞蹈的意味来张扬戏剧的情绪,使得这部舞剧始终吸引着观众、令人回味,最终成就了一部很好的作品。

《孔雀》这个舞剧的舞蹈、音乐、舞美、灯光还有服装都很有特征,舞蹈特色,音乐辨识度高,舞美现代,灯光细致,服装大气,在看的过程中随时能产生感动,有时候被音乐感动,有时候被画面感动,有时候被舞美感动,有时候被服装感动,甚至在小彩旗的不停旋转中都能够给观众带来感动。舞剧《孔雀》它能给我带来非常强的一种文化气息,但是在感动之余,就会觉得剧目的叙述节奏拖沓,讲故事的方法老套,很容易把观众对剧目的万般期待感演变为疲惫厌倦,感觉没完没了的在讲故事,没完没了的在演绎着爱恨情仇。这种倚重记叙文特征表达的方式,是舞剧创作途径的顽疾,更是拦住观众走进剧场观看的绊脚石。我以为在叙述的时候要做到力求简洁,不能拖沓冗长。还有就是觉得服饰的设计有一些问题,大师级的服装设计师叶锦添名气、美学高度、审美角度、我觉得都没有问题。但是,舞剧是属于跨界设计,舞剧的服饰一定是为舞蹈服务的,要考虑到舞者的运动规律才好,否则重达数公斤的服装、服装与道具一体,孔雀拖着一个天大地大的大尾巴,真的适合舞蹈吗?舞剧舞蹈演员的的运动性规律跟歌剧,跟电影有着本质的不同,这个不同就是动率的不同。大师跨界也要基本掌握这个规律,否则就会违背艺术规律。设计、监制、制作、每个环节都要精益求精才好。否则碰上一个小裁缝、也会把大师变成大师傅的。再有就是,高成明老师是现代舞的老师和编导,现代舞强调自然运动法则的动作动律,它强调自由地抒发人的真实情感,强调舞蹈艺术要反映现实生活,将现代舞训练引入民族民间舞蹈的训练中,能更好地提高演员的身体素质和能力,使之全方位地解放肢体,灵活自如地展现肢体的表现力,能更好的表现民族民间舞蹈的风格和魅力!但是,映象机构的演员是一群基本没经过专业训练的准专业演员,她们在演绎《云南映象》这样的原生态剧目得心应手,演孔雀这样的剧目、还要用现代舞的表达方式来演绎,难免就力不从心,露怯不藏拙,哪怕是在《云南映象》中表现出色的虾嘎也不能例外,这些因素也许未来是制约《孔雀》走的更远的因素! 

在线评论
您的称呼: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