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析白族作曲家杨明作曲歌曲的文学性和民族性

——白族作曲家杨明作曲歌曲选《红土情》CD专辑读后
 

发布时间:2014年7月8日 作者:金鸿为  来源:云南文艺网

 

 


    (2)用形象思维创造意境
    形象思维,是杨明原创歌曲的主线条,并以此编织作品的意境。细读《红土情》CD所有作品,不难看出,杨明是把诗歌美学思想和创作理念融入歌曲作法,把歌曲当诗写、当画作的,他的形象思维能力比好多诗人似乎还要突出,比更多歌词作家略高一筹。形象思维,是诗词、歌曲、散文等抒情性文体创作的灵魂,就是用形象说话,用画面达意,是一种具象的,而其意义又不是十分确定的生动性和含蓄性表达,从而达到情景交融,意味无穷的意境效果。意境的定义应该是,作者的主观情感与客观景物自然而巧妙融合的产物,是借景抒情,托物感怀的艺术手段;其艺术效果是具象的,直观的,却又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因此,意境妙不可言,一说就错。犹如同一杯香茶、一杯美酒,喝上一口,啊,美感尽在叹词之中。意境是中华诗歌传统美学之精髓,是文学艺术体裁表达思想情感的高级境界。杨明歌曲的形象思维有多元表现,主要有如下方面。
    一是白描手法。白描本来是一种绘画技法借鉴到文学领域便引申为一种理念,一种风格概念,其精髓是“去粉饰,有真意、勿卖弄(鲁迅语)。”杨明的白描用得比较鲜活,他与词作家抒真合作的《卖杨梅》即为突出例证。
“晨风吹,朝霞迎,/ 我卖杨梅进县城,/ 满街桃李瓜菜香,/ 放担杨梅鲜灵灵。/ 丰收果,爱煞人,/ 圆圆大大甜津津。// 杨梅好,杨梅红,/ 众人夸奖喜盈盈,/ 一篮一座玛瑙山,/ 颗颗都是农家情。/幸福果,甜在心,/大街小巷传笑声。”歌词明白如话,近乎口语,形象生动,琅琅上口,其质朴无华的风格,其明晰简洁的图景,均展现了白描的特质和魅力。赏听这首旋律流畅而优美动听的歌曲,我看见一个乡间少女提着沉甸甸的竹篮,或者挑着担子,晨风吹拂她的秀发,霞光映着她脸上的汗珠,她走得很快,像飞翔的燕子,摆动的手臂,像轻盈的翅膀……熙来攘往的集市上,她以歌唱般的妙音高喊着、吆喝着:卖杨梅罗,卖梅梅罗……每一个音节都饱含着劳动的喜悦,每一声叫卖都流溢着丰收的欢乐。她衣着简朴、洁净,面目清纯而清秀,相貌俊美且精神,好美的女孩,好美的场景,挂着汗珠的笑脸,与带露的杨梅交相辉映,装饰了观众的心情,也装饰着人们的梦境。海菜腔韵律的旋律,描绘着普通而却生动的山村小景,简洁的线条,勾勒出散发着泥土芬香的风情画。这画面感、场景感,让我亲临其境,这白描勾勒的画面,告诉我们:劳动的歌声是最美的歌唱!
    二是写意手法。例如:《凉山的月亮》(马向东词)。
“凉山的月亮有几多,/ 你可曾数过?/ 一个月亮在阿妹怀抱,/ 一个月亮在阿哥的心窝。/ 啊衣哟,/ 阿哥心窝的月亮在阿妹怀抱,/ 阿妹怀抱的月亮在阿哥心窝。/ ……”旋律表达了这样的画面:夜色中一个彝家姑娘坐在山坡上,望着圆圆的月亮拨响怀里的月琴,向远方的阿哥倾诉衷情,向天上彩云唱出心曲,向美好的明天传达憧憬,向美丽的青春致以爱抚……画面没有描绘寂静的山林,也没有勾勒近处的山寨,也没有提示温馨和谐的晚风,却让人想到姑娘很美,心情更美,彝家人如此珍惜幸福的生活,凉山的爱情如此美丽,画外的内涵更加丰富,也更加动人。
    杨明用写意手法较多,例如:《再见》(张东辉词)。
“再见再见我对你说再见,/ 再见再见你对我说再见,/ 但愿这不只是个希望,/ 但愿再见能够实现。/ 噢,就像那美丽的月季花,/ 这月花儿谢了,/下月开得更鲜。/ 啊,再见,再见!……//歌词本身没有鲜明的画面感,却不乏形象思维。杨明的旋律设计了一个画面,是具象却不具体,含义清晰又不十分确定的。仿佛看到一个青年小伙扬起右手与人告别:但与他分手的人,身份并不确定,也没有现于画面。给人这样的猜测:可能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心上人;可能是几个人,一群人,有男人、有女人,是他的朋友或者老师。抒情主人公是男的,这是著名歌唱家王红星演绎的效果;如果换成女高音来演绎,抒情主人公可能是一个清纯少女。不论是对爱情的珍惜,还是对友情的呵护,都是大美,愿它像月季花那样经常地,永久地灿烂开放。每每欣赏这首歌曲,都想到诗人静之的话:“指向月亮的手不是月亮。”据悉,王红星十分欣赏这首歌曲,将它视为代表作之一。这首歌好就好在含蓄,歌曲应该点到为止,留有审美空间,不宜言尽意尽,一览无余。
    (3)用意境表达人性化的情感,融入深刻的哲理,塑造生动的音乐形象。

例如:《父亲我要谢谢你》(郑明词)是杨明具有探索性的创作。“父亲教我一句话,/ 做人要做诚实的人。/ 唯有诚实才会友善,/ 有了诚实才有信任。/ 诚实使我知恩和感恩 / 诚实使我不断上进。/ 我的成长饱含着父亲的深情,我的生命饱含着父亲的艰辛。/ 我要亲切地叫一声,/ 父亲啊父亲,/ 生我养我的父亲 / 你把我带到了人世间,/ 我要谢谢你,/我的父亲!// 父亲教我一句话,/ 做人要做勤奋的人。/ 唯有勤奋才有回报,/ 有了勤奋才会努力。/勤奋给我智慧和力量 / 勤奋使我充满了自信。/ 我的成长凝聚着父亲的教诲,/ 我的奋斗凝聚着父亲的爱心。/ 我要亲切地叫一声,/ 父亲啊父亲,/ 生我养我的父亲,/ 你把我带到了人世间,我要谢谢你,我的父亲!”
    作者这首歌词传达的感恩情怀,生动地解读了人类文化的灵魂和精髓:感恩父母、感恩故乡、感恩上苍、感恩祖国。每一个艺术家,每一个地球人,都应当为感恩、报恩而生存、而奋斗。“诚实”、“友善”、“勤奋”、“上进”都是做人的准则。透过歌声,我看见在苍凉的黄土高原,每一座山峰都是父亲的形象;没有植被的荒坡,是父亲赤裸的脊梁和坦露的胸膛。歌曲旋律中一支锁呐,吹得火辣辣地响,吹得天地动容、撕肝裂胆、黄沙漫漫,雪花飘飘。狂风哗啦啦地响着,那是献给父亲的赞歌,家乡的赞歌。是这贫瘠的大山养育了高原儿女,不求回报也从无怨言,以此教人如何做人,如何长成一座座山峰。这首歌经云南省花灯剧院声乐演员者建周演唱,感人至深。
    (4)用意境表达人生哲理。杨明曾就读于昆明师范学院中文系,对文学的哲理有所研究,力图将哲学思想与诗歌意境融为一体。例如:《葡萄恋》(笑亮词)。
“当我还是童年的时候,/ 奶奶唱过一首歌,/ 一串紫红的山葡萄又酸又甜,/ 长在那白云山顶的陡石崖上边。/ 父兄寻找紫红的葡萄,/ 坚实的足迹印满了田野山川,/ 汗水浇透了红土大地,/ 只留下一个不老的信念。/ 啊,葡萄园,/ 啊,当我畅饮葡萄美酒的时候,/ 奶奶唱过的歌谣涌上心头,/ 一串紫红的山葡萄又酸又甜,/ 长在那白云山顶的陡石崖上边。// 当我还是童年的时候,/ 奶奶唱过一首歌,/ 一串紫红的山葡萄又酸又甜,/ 长在那白云山顶的陡石崖上边。/ 父兄寻找紫红的葡萄凝聚了几代人的智慧肝胆,/ 汗水拌着智慧耕耘,/ 栽培出万亩葡萄园一片。/ 啊,葡萄园,/ 当我畅饮葡萄美酒的时候,/ 奶奶唱过的歌谣涌上心头,/ 一串紫红的山葡萄又酸又甜,/ 长在那白云山顶的陡石崖上边。”
    这是红河州歌舞团资深词家笑亮为弥勒县葡萄节征歌而作,深得杨明喜爱。清新浓郁的诗画意境,深湛广博的人生哲理,童话民谣般的情感表达,如此佳妙的词品诗作可遇而不可求也。于是,通过杨明深刻理解、精心构思,几易其稿,这一歌曲妙品荣获大奖,在弥勒大地广为传唱。人们在欣赏或者演唱此歌时,都会垂涎欲滴或回味无穷,或眷恋葡萄之乡,或向往弥勒,或感悟人生的葡萄:饱经风雨,历尽坎坷的人生,才会成为悬崖上又酸又甜的葡萄。因而,杨明为此歌的成功深感欣慰。他认为这首歌即是唱给家乡的情歌,也是对山民的衷心赞美,同时也是对人生态度的深刻解读,个性化的音乐语言和独到的哲学思想,才是白云山顶的陡石崖上边的山葡萄,哲理才是意境的内核与精髓,艺术自身的美学价值就是哲学。因此,学过哲学与没有学过的作曲家,在艺术创作中的表达是截然不同的,没有超强的作曲技巧也不能承载对哲学思想的完整诠释。因此,他希望词作家、曲作家都能学习一点哲学,才能尝到艺术创作的甜果。学习哲学与学习作曲可以密切结合,形成互不相同的作曲风格和理念。
    (5)用意境表达思想,追求“一览众山小”的极致境界。例如:《碧云唱晚》(刘位循词)。
“暮色苍茫,晚风送爽,/ 碧云寺又迎来水天星光,/ 抚仙糊捧出一湖明珠,/ 满山松柏筑成隔世高墙。/ 当那月亮挂到莲花山上,/ 踏晚钟寻栈道夜巡山梁。登上小龙门,犹将青天上,/ 去到藏经洞,古气似武当。/ 何处寻觅蓬莱境,/ 蓬莱碧云两相望。// 月色皎洁夜空静朗,/ 碧云寺又流过多少夜色天光。/ 数不尽湖滨不眠的夜灯,/ 望不尽人间大道喜朝阳。/ 当那明月走下莲花山岗,/ 沿山经怀归心夜宿道堂,/ 枕边伴虫鸣,山泉耳边唱,/ 迷雾山下起,朦胧入梦乡。/ 人间多少烦和愁,/ 一夜化作清风扬。”词作者系云南资深词家,本土享有名气。杨明研读此词长达十几年之久,顿彻顿悟,拍案叫绝:意境非凡,情怀超脱,大智慧,大境界也!据杨明老师介绍,他以昆曲音乐为基调,融入云南音乐元素,形成音乐主题,让听众知道此碧云古刹位于云南江川县抚仙湖畔的莲花山上,让人闻到古刹钟声,木鱼轻叩,看见碧云寺浴着月光,松林寂静无声,湖水荡着清波。此时,一位年近古稀的老者漫步松林,望着迷人的月色思古怀旧,感叹人生。他历经坎坷,饱览沧桑,搏奕进取,怀才不遇,然而,他一生淡定,任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宠辱不惊,来去无意。此时,天地间响起“嗨嗬嗨”的雄浑歌声,骤然卷起抚仙湖的滔天大潮,象征此位老者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豪迈激情,使全曲推到高潮,与静谧的月夜形成强烈对比,喻示人到暮年,无比壮美的激越情怀,也是对他自我一生的深刻感悟,可谓“自题”。曲终,那古刹晚钟;那木鱼声声,久久在听众耳畔萦回,那香风古韵,松涛流泉,仙湖浪潮,在人们心中难于消散。杨明想表达的“唱晚”,除去歌赞碧云寺的月色,更多地展现淡泊自如,超凡脱俗,豪迈激越,大气磅礴的自我情怀,和奋发向上的人生态度。著名作曲家、音乐制作人王永明评价,这是杨明老师所有作品中的极品,意境十分浓郁,境界尤为崇高;特别是“嗨嗬嗨”的音程上行,甩腔延伸,即富于民族特色,又充满无穷含意,给人思想启迪,美感享受,可谓佳妙非凡,令人钦佩。


 

首页 [1] [2] [3] [4] [5]尾页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