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届“荷花杯”民族民间舞评选观后感触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7日    作者: 姜晓波    来源:云南文艺网

 

 

    九月的四川“月城”,迎来了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奖,全国入围的48个参赛作品将在凉山民族文化艺术中心进行最后的评选。经过三天的激烈角逐涌现了一批以《长鼓行》、《生在火塘边》、《长长的辫子》、《银塑》、《阿嘎人》、《爷爷们》等优秀的民族民间舞作品。这些优秀作品的产生离不开那些用心去体验生活的编导,正是他们把现今中国民族民间文化的精髓用舞蹈艺术诠释了出来,它代表了近几年来舞蹈的最高水准,以其民族的根为源,这样的精髓深深刻画在每一位热爱舞蹈人士的心中。

 

    中国民族民间舞蹈在这样高规格的比赛中,同时也引发了当今中国民族民间舞创作发展与传承的研讨热潮。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舞蹈之本就是人体动作的行为,它是经过提炼、组织和美化了的人体动作,着重表现语言文字或其他艺术表现手段所难以表观的,人们内在深层精神世界细腻的情感、深刻的思想、鲜明的性格,和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以及人自身内部的矛盾冲突,创造出可被人感知的生动的舞蹈形象。 但由于编导各自的创作初衷不同,在舞蹈创作空前繁荣兴旺的同时,也存在一个创作上的问题,即不同的舞种动作常因使用相同的编排手段,而出现成批量生产同类产品的状况。究其原因,在于舞蹈种类性质模糊,这是形成动作语言雷同现象的关键所在。既要保留丰富的中国传统舞蹈本质规律,又不被现有动作语言模式所束缚,运用现代编舞技法,创作出既符合主题思想又照顾观众审美情趣的具有独特性舞蹈语言的作品,是每一位编导的追求和理想。

 

那我们民族民间舞的“根”在哪?什么是“根”?舞蹈艺术从哪里来的?它和社会生活有什么关系?千百年来它为何经久不衰?它为什么能成为社会生活中一种文化现象,成为社会文化生活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都是我们应当认真研究的问题。舞蹈是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早在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就用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来表达他们最激动的思想情感。那时的舞蹈几乎渗透到人类社会的一切领域:劳动、狩猎、战争、祭祀、娱乐和性爱,可以说,没有一项重大的活动能离开舞蹈,没有任何一族人群没有舞蹈,所以,舞蹈是一种社会现象,和其他艺术一样是一种特殊的社会意识形态。劳动创造了世界,劳动创造了人类本身,劳动也创造了艺术赖以产生的物质基础,在这个前提下,人类才开始了艺术活动,才开始了艺术创作。劳动不仅创造了包括舞蹈在内的艺术得以产生的物质材料,同时也产生了原始艺术。《吕氏春秋》的《古乐篇》里有这样一段记载:昔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闽:一曰载民,二日玄鸟,三曰遂草木,四曰奋五谷,五曰敬天常,六曰建帝功,七曰依地德,八曰总禽兽之极。研究者指出载民字讲,这一闺是歌颂祖先的由来,祝愿氏族人员兴旺发达。玄鸟相传是氏族的图腾。这一段表现了先民们对图腾的崇拜和祭祀。以下接着歌咏草木五谷的生长、企盼繁殖大量的禽兽和歌颂天功地德。总的说来是反映生产劳动和原始信仰。而操牛尾投足以歌则指的是当时先民们用以表达以上内容的边歌边舞的形式:人们舞着牛尾,踏着节拍,兴奋而虔诚地歌唱着、祈求着,颂扬祖先、歌唱劳动、欢庆丰收。尽管社会生活无比生动、无比丰富,尽管生动丰富的社会生活是舞蹈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但是,如果不经过舞蹈家创造性劳动,无论社会生活多么生动丰富,也无法直接变成舞蹈作品。诚然,舞蹈是对社会生活的反映,没有被反映者就没有反映者。无论舞蹈表现的是什么,它都得有一个最初的参照物,它都得有一个原型物象,这就是客观的社会生活,正是客观的社会生活为舞蹈创作提供了最原始的素材。但是,从社会生活中提炼出舞蹈形象,直到形成完整的舞蹈作品,又是一个创造过程,是一个从生活到艺术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舞蹈家创造性的劳动,是这个创造过程从起点到终端必不可少的中介。任何舞蹈作品的创作都必须经过:社会生活——舞蹈家的创作活动——舞蹈作品,这个完整的运动发展过程。因此,舞蹈家的创造性劳动是由社会生活到舞蹈作品必不可缺的重要环节。艺术美虽然来自生活,但不等同于生活,现实美虽然生动丰富,却代替不了艺术美,从本质上看,舞蹈艺术美是舞蹈家按照美的规律进行创造性劳动的产物。  

 

此次“荷花奖”民族民间舞比赛中,有那么几个让我心灵为之一颤,铭落于心的舞蹈。列如:维吾尔族舞蹈《长长的辫子》编导正是把生活中的美体现的淋漓尽致,有人说:维吾尔女孩的辫子有几根,就代表几岁。其实非也,或许这些民间传说为维吾尔女孩赋予了更多的浪漫与神秘……舞台上色彩艳丽的服饰,轻盈飘逸的舞姿,伴着长辫的飞舞,秀着一头黑亮的秀发,展示着当代维吾尔族女性知性、典雅、独特的民族风采。尤其是在结尾更是用一种特别的手法将辫子表达的惟妙惟肖,长长的辫子转化为 “冬不拉”。由此可见编导的编创手法是那么的独特,前面的语汇可以跟其它维族舞蹈千篇一律,但“冬不拉”的手法便是画龙点睛之笔。彝族谚语说:“生于火塘边,死于火堆上”,“一个人生也离不开火,死也离不开火”。舞蹈《生在火塘边》正是围绕哪有“火”,哪里就会围绕一堆人的民俗文化而展开。编导所诠释的彝族“火”是有特殊认识和情感,于是有了敬火、护火的各种民俗民风,正如水孕育了生命,是火造就了人。蒙古族舞蹈《爷爷们》编导以一群老爷爷为题材,蒙族体态、马步为语汇,形象生动的刻画出老一辈蒙古族人们对于现今的美好生活向往的追求,以一种“人老心不老”老顽童式诙谐幽默表演风格颠覆了我们以往所看到的,以“大雁”、“万马奔腾”和个性人物为主,大气磅礴的结构。尤其道具“拐棍”更是在舞蹈中运用自如,时而相机、时而马头琴、时而烟斗、时而猎枪等等,它们都是我们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东西。从三个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编导在民族民间文化精髓上,显然下了很足的功夫,他们可谓是“独具慧眼”,深入生活中观察到创作的灵感,抓住了生活的点滴,只是编导把我们生活中所不起眼的事物或人物,用艺术化来呈现出,每每一个好的作品,它都能勾起人们心中的情感,使之跟随着作品变化而变化。每一个编导对于生活来说,都有着自己看待世界的不同角度,要把一个舞蹈作品放在舞台上让大家去认可,必须要拥有清晰的思路和结构,舞蹈语汇贯穿也是很重要的,队形的变化也是需要有新的突破。未来我们不能再以传统式:大横排、大方块、大三角等队形去做,或者有雷同语汇串烧的方式来编排节目,我们必须要以自己新的角度去观察,去创新、去突破。不能为了满足于舞台天花乱坠的美和观众的视觉美,而去破坏本该属于一个民族该具有的本质。每一个“根”的提炼,可以用很多方式方法来完成,关键就在于编创者自身文学素养和清晰的思路画面,那么我要怎么样才能把一个好的作品完整的呈现在大众眼中呢?民族舞作品重在表现民族民间舞蹈的传统文化和民族精神不断地寻求和探索将使它具有发展的潜力和空间。这种创作方式代表民族民间舞蹈的发展方向将成为民族民间舞蹈发展的主流力量,因为在它的背后是民族特有的、个性的、不能被取代的文化根基。作品《赤脚》便是代表这种民族精神文化,“赤脚”的男人们内心向往的是远方,人却生活在大山里,扎根的朴实让的男人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心中向往着美好生活的开始,决定走出大山去看看一个全新的世界,不怕艰辛和万难,靠着自己那双长满茧子的双脚,一步一步向前。作品中我们不难看出,一个人只要心中有信仰,不管在是什么样的困难,都会迎刃而解,他们用内心和双脚,走出了一条属于他们自己的信仰之路。

 

    这次比赛云南参赛作品虽然没有达到前六的成绩,但是在众多作品中还会让观众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山之子》、《女儿歌》这种别具情怀且带有民族浓郁文化的作品,是我们云南的骄傲,但同时我们也要为云南的民族民间舞蹈发展去做更进一步的研讨,在未来我们应该做出怎么样的舞蹈?这是云南舞蹈界,乃至全国舞蹈界给予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重任,所以我们必须要从实际出发,深入生活,抓住民族精髓,捕捉点滴,善于发现,用心灵去拥抱作品,这样才能使我们本土民族舞蹈文化的发展得到更多外界人士的认可和赞同。云南是一个拥有二十六个民族聚居的文化大省,我们拥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所以作为当今民间舞蹈创作者,我们必须具备应有的综合能力,既有较强的专业素养作为支撑,又有丰厚的文化底蕴作为铺垫,从生活到艺术的过程,才能去创作一个具有真正民族风格的舞台艺术作品!因为舞蹈属于艺术范畴,有宣传、启发、育人等作用,编舞者就是传播信息的媒介。正确的世界观决定是否能成为一个好的编舞者。同顺应社会经济和主流文化的发展,推陈出新、善本再造,才有可能更好地推动中国民族民间舞的发展,创作出优秀的作品。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