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届荷花奖”学习心得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7日    作者:常娉娉      来源:云南文艺网

 

 

在这次的观摩和研讨中,对我感触最深的就是评委会组织了全国十多位权威的专家评审团对此次舞蹈比赛做出研讨,和对今后中国民族民间舞的发展做出的前瞻性发言让我受益匪浅。在专家们提出的一些观点中,我也对此阐述下个人的感受。

高度老师:(北京舞蹈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民族舞蹈文化研究基地首席专家)

    高老师在发言中提出了:要用传统的舞蹈素材,加上现代的编创手法来创作出有现代感的节目。希望编创者可以关注人的肢体本身,服装、灯光等可做些减法。更着重提出了此次舞蹈作品的雷同化、类型化的问题。

针对舞蹈作品雷同化、类型化的问题,我想这已经不仅是此次舞蹈比赛存在的问题,更是现今舞蹈届存在的重大问题。对于编创者而言,首先要做的就是创新,如果连最基本的创新都做不到,那么谈何为编创呢?而面对社会对舞蹈需求的商业化和快餐化,又有多少团体被迫商业化来适应快餐式的艺术市场经济。在此次比赛中,不难看到歌舞团的作品比例已经锐减,是很让人痛心的。

朴永光老师:(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朴老师在发言中着重提出了:要包容多元化的舞蹈创作。比如此次比赛中争议比较大的《刘二寻花》,作品是以诙谐幽默的方式来呈现了偏地方戏曲的一种舞蹈表现形式。在评审当天也出现了评委对此节目不同的点评。

但作为此次观者的我来说,我赞同朴老师的观点。比赛中千篇一律的舞蹈类型中,不得不说《刘二寻花》跳出了人们的视线,是与众不同,并且还是具有一定的欣赏价值的。作为中青年的舞蹈编创者来说,勇于创作、敢于创新,才是我们应该不断探求的艺术之路。

曹平老师:(四川省舞蹈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舞蹈家协会主席

曹老师在发言中说到:民族民间舞的独、双、三舞蹈作品已经进入危机化。在此次比赛中,仅有的几个独、双、三作品没有一个能进到前六名。这个结果确实让人怜惜。想想现当代独双三作品的繁荣,远远超越了民族民间独双三作品的

数量和质量。而对于具有56个民族的中国民族民间舞而言,这确实是让人寒心的。作为编者的我们,确实应该好好思考原由和原因了······

李维维老师:(新疆军区政治部文工团一级编导、原新疆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李老师是此次比赛作品《长长的辫子》的编导。她把维吾尔族姑娘对生活的热爱,用辫子当琴弦弹唱为表现手段,使作品深入人心。这个作品也是在众多作品中让人印象深刻的。李老师在讲述编创经历的时候,说到了深入民间去采风的感受。与当地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的经历让她深深感受到了,走入生活最深处的重要性。作为编导一定要让自己真切的感受到了那份情感,才会编创出有感染力的作品。

是啊,想想现在的一些编创者们,为了作品标新立异,也走进了民间。与当地的民间老艺人或者传承人学了几下舞蹈动律就觉得已经学到了精髓,而恰恰忽略了民族民间舞最重要的风土人情。这个民族的情怀是什么样的,就注定了情感的表达;这个民族居住的地区,就确定了动律的趋向性。这个民族的歌曲,就决定了音乐的风格性。结果,很多编创者们只采到了外形,内在的民族情感、民族的味道及民族的魂早已不见踪影。语汇的解构编创,也失去了民族舞蹈的本真。这种普遍存在的现状是很值得我们中青年编导们好好去深思、去感悟的。

沙呷阿依老师:(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副教授、研究生导师

作为全国民族领军院校的学术专家,她提出了编创者们不能因为创新而丢掉民族的本根。强调了民族舞的标准,就是民族的文化、就是民族的属性。在此次比赛中,沙呷老师也编创了《石林情深》的舞蹈作品。作品把云南石林撒尼的舞蹈语汇进行了放大和夸张的处理,使舞蹈语汇的视觉效果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创新和提升。对于民族舞的语汇把控,这个作品是值得我们去好好学习和探讨的。

陈家年老师:(上海市舞蹈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院长

陈老师提出:

1)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民族民间舞

用发展的眼光看民族民间舞,应该说是必然的趋势。时代在进步,人的思维和思想也在推陈出新。预想下一百年前的民族民间舞应该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对于未来的走向,原生态的部分应该好好的保留和传承;而艺术作品就应该在保留原有民族文化属性的基础上大胆创新,这样才会在未来的舞蹈比赛中欣赏到更多更好的舞蹈作品。同时优秀的舞蹈作品又会反作用于本民族的舞蹈发展,何乐而不为呢?

2)希望民族民间舞能走出国门,如芭蕾舞一般,被世界各国的人们来       学习。

我想这也是我们中国舞蹈界所有同仁们追求的最终理想和目标吧。走出国门,在世界的平台上来绽放我们中国民族舞蹈文化的光彩。让世界喜欢上民族舞蹈并情不自禁地来学习,这将是我们舞蹈人任重道远的前行目标。

黄石:(原凉山州歌舞团副团长、国家一级编导

黄老师提出了艺术作品要从生活中挖掘,包括舞蹈语汇和舞蹈素材都要从生活中提炼,这才能找到民族舞的“根”。

姜铁红:(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副教授、中国少数民族舞蹈学会秘书长

姜老师提出了:在教学中要着重培养学生的舞蹈情感。这句言简意赅的话语确实是我们现在舞蹈教学中必不可少、也是尤为重要的教学训练课程。学生不是舞蹈的机器,不能只沉浸于技术技巧的高超技能,民族民间舞的魂就在于情感,舞蹈没有了情感,我们又为何而舞呢?开心的时候舞蹈、难过的时候舞蹈、励志的时候舞蹈、遇到磨难的时候更要用这种情感来舞蹈。所以作为舞蹈教师,又是民族民间舞的舞蹈编导教师来说,一定要深深抓住情感,有感而发,有感而舞。

马文静:(昆明舞蹈家协会名誉主席、国家一级编导

    马老师在云南舞蹈界是我们的老前辈,也是我们的榜样和领路人。在此次研讨中,马老师提出了舞蹈生命力的意义。这意义所在于民族的根,在于民族的情感。同时还提出了云南作为全国少数民族聚集地最多的民族大省所存在的一些问题。

对于马老师的发言以及所有专家的发言,我感触很深。云南民族舞蹈的发展,确实是我们省内编导需要积极努力和响应的。云南民族文化的丰富性无人可以比拟,但对于现状发展的缓慢和滞后性确实愧对于这一民族大省。作为云南舞蹈编创者来说,我们应该多走出去,学习优秀的舞蹈作品,学习前沿的编创理念,再用所学的知识和技能回归于民族本身,编创出更多有民族情怀、民族精神、有民族魂的舞蹈作品。

在此,要感谢云南省舞蹈家协会给予我们中青年编导们提供了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用心良苦。我们只有把编创的理想和愿望化为编创的动力,实实在在的编创,不浮夸、不焦躁,全身心的精雕细磨,才能为未来云南民族舞蹈的发展献上自己的一份力量!

                                                              20179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网站备案:滇ICP备09001886号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