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云南文艺网!
2017年07月21日 星期五
舞台上下

当下艺术评论之困境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4日 作者:疆嘎 来源:云南文艺网

现阶段的中国社会,戾气贯穿所有的行业,文艺界当然也不例外,文艺评论这个行当也属于高危职业,因为对一部作品进行评价或者评论,不仅仅需要专业的知识和极强的判断能力,更加需要的是正直的勇气和力量,在这样一个信息传播没有缝隙的时代,每个人说的话都有可能被瞬间放大,能否承受语言暴力和情感暴力是非常考验人的。

我本以为,一台戏或一个艺术作品被人挑剔和议论是艺术监制和主创们的幸运,不同的意见是创作的指路明灯,相信大部分意见是中肯也是无恶意的,但是也许看的角度不够全面或对于创作的背景了解不多,不符合你的意愿和口味,你听了意见可能会一时不舒服,但过后应该感到是件欣慰的事,他为你以后的剧目出品或创作鉴证了缺点和不足,尤其是业内人士,一味的吹捧有碍于剧目的朝着正途良轨及健康有序的发展。关于艺术评论,我以为,无论在任何时候,文艺评论都须恪守客观、中立、中肯、公正的原则。我们对一部作品可以不谈,但不能把糟糕的作品说成好的作品,这是艺术评论的基本底线,或者也可以说,文艺评论可以用沉默来表达拒绝的尊严。

现阶段在文化艺术界,存在着一种现象,即一个剧目问世,一些别有用心的观演者,或出品人自找的枪手,或自己组织的座谈会便接踵而至,大师绝唱高山仰止辉煌史诗的溢美之词扑面而来。一部新作出炉,一批充满阿谀奉承的评论文章便蜂拥而上,力作经典流芳百世名垂青史的重磅评语数不胜数。文艺批评缘何变成文艺表扬,答案也许并不复杂,人情的传统,价值的迷失,利益的绑架,原创的不足,这些现象造就了文化建设的好大喜功,也造就了文艺批评的虚假繁荣。在各种文艺创作现场,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现象:文艺批评不再是在相互辩诘中彼此促进,而是借助肉麻吹捧,自说自话,自吹自擂;文艺批评不再是在相互交锋中辨识见地,而是捞取名声资本,哗众取宠;文艺批评不再是在相互砥砺中辨别是非,而是变得顾影自怜,故步自封。文艺批评本是一种文化活动,是一种借助文艺学剖析文艺或借助文本探讨文艺的研究方法。创作与批评,归根结底是一种架构于相互信任之上的价值判断,文艺家因为信任建立了与批评家的阐释关系,受众因为信任建立了与文艺家和批评家的鉴赏关系。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文艺批评已经丧失了这种基本的文化自觉和道德自律,从狭隘的个人需要和利益驱动出发,表现为一种热热闹闹的肤浅,创作、受众、批评之间由此出现严重的信任危机。

今天,我们的文艺批评,不再有循循善诱的耐心,拾遗补缺的宽厚。更不再有秉烛观幽的洞彻,怒剑出鞘的锋芒。文艺创作的勇气和风骨,正在文艺表扬的温柔乡里慢慢消融。其实,文艺批评不仅是一种人文学科,更是一种人生哲学,是对于天地生死的追问和呈现,关乎命运,关乎心灵,关乎情感,关乎希望,更关乎创作和未来。

作者:疆嘎,一级编导、云南省舞蹈家协会常务理事、昆明舞蹈家协会副主席

在线评论
您的称呼: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28号